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认亲。
    一切一切的事实都等待着破土而出,黑暗中隐藏着太多我们不敢相信的真相。

     “今天......”赵姐刚开口、就被警察打断了,“回警局说吧,这里人多口杂、你们都跟我先回警局吧。”

     “嗯。”

     林晓曦生平第一次坐警车、在警车上林晓曦忽然觉得自己有股罪恶感,或许是坏人经常坐在这里吧?林晓曦竟然觉得心里面满满的都是罪恶感。

     到了警局又是一大堆繁琐的事情,搞了半天林晓曦才终于把事情的牵引后果搞清楚了。

     赵姐一早上起來、就忙活着做早饭,贾建辽是很守时的人,早晨七点三十分准时起床。但是今天早上都快七点四十了都沒有出來、这是从來沒有发生过的事情,赵姐就去他的卧室找他、发现卧室空空的,床也是干干净净的。贾建辽从來都不会收拾自己的房间的、但是,床上连躺过的印记都沒有。

     一般贾建辽出门一定会给赵姐说的,就算不说也会留字条或者是打电话。但是赵姐找了各个屋子都沒有找到字条,最后在贾建辽的房间找到了一张字条和一个信封,还有一卷录像带。

     如今、林晓曦手上就拿着那字条、信封、还有录像带。

     原因是那字条上写着,我贾建辽将投海自尽、我贾建辽愿将我所有遗产传与林晓曦。以下信封与录像带请交于林晓曦、若打开必须林晓曦在场,字条下面写着,贾建辽、绝笔。

     林晓曦拿着信封和录像带,觉得手掌沉得、像是垫着整个宇宙。她拿着的似乎不是一封遗书、像是整个世界一样。

     林晓曦将信封打开,讲里面的信拿了出來。余光瞥见信封低下还有一张小字条、林晓曦不动声色的将信封装进的口袋里,便装边说,“我想留着做个纪念。”

     林晓曦也不知道信封里面的那张字条上写的什么,只是觉得、既然贾建辽单独把这字条拿出來,又交代让自己打开、那必定是让光让自己知道这个秘密。

     林晓曦打开信,看到了上面的内容。

     林晓曦、你收到这封遗书的时候,我已经死了。我准备写完这封遗书便跳海,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沒有任何希望了。

     我说过、现实是残忍的,或许现在你还不懂。但是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我全部的爱情都是在等待中渡过的,这一辈子、我用了一秒钟爱了一个人,却一辈子都沒有忘记这个人。

     我等了她一辈子、念了她一辈子、想了她一辈子、爱了她一辈子、如今我就要这么跟随走了,我相信她也不会在孤单了。

     我给你说过,我找她、疯狂的找她、找过她说的所以地方,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沒放弃找她、一直都不曾放弃,我在这么多人中寻找她,假名字、假的家庭背景,唯一真的是她的面容。

     那张脸、我熟悉的脸,我找人临摹下她的样子,用尽一切方法找她。终于、找了十六年、整整十六年啊,我找到了她、只不过找到的是一个块墓碑。

     我们之间注定是不能在一起么?这么久、我寻找了这么久,想不到她早就死了。呵呵、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或许、你很好奇、她怎么不來找我?她怎么來找我?林晓曦、造化弄人懂么?

     她叫刘若林、她不叫小花,她的爸爸是公司的大老板、不是渔民,当年她爸爸逼她跟另外一个公司的老板儿子结婚,她不同意、她爸爸说要带她离开那个城市,于是......她跟我在一起了,终于有了我的孩子。

     她爸爸让她打掉、她誓死不从,终于、怀胎十月产下一名女婴,而她也离开了。

     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沒有丢那300快钱我便不会遇到她、如果我沒遇到她、我便不会对她有好感,如果我不对她有好感、我便不会去找她,如果我不去找她、我便不会爱上她。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我太执着太任性、我太爱她,若不是我她也不会死,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她都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我已经沒有活下去的精神支柱了,我已经沒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用最后一点意志,坚持了下來、我发动了所有人,发了疯似的寻找我的女儿。

     知道了她的家、找起我的女儿就容易多了,用了半夜就找到了女儿的下落,林晓曦、我把遗产留给你是有原因的,请你把下面的录像带看完。

     林晓曦心里面忽然一惊,包括在座的人、听着林晓曦念完也都是一惊。这意味着什么?前面或许沒有说明白、但是后面,大家都隐隐都猜到了什么。

     林晓曦心里也明白了些什么,最后的真相终于要破土而出了。但是为什么她手在微微的颤抖?肩膀在微微的颤抖?心也在微微的颤抖?

     为什么?真想不是她一直想知道的么?为了都到了这个时候、她却希望这一切都是做梦,不是早就想知道真想了么?为什么到了现在犹豫了?害怕了?还是怎么了?

     林晓曦深呼吸、按了播放键。

     饰品上一个家孤儿院、只是照了那个孤儿院的大门,只是刚好能看到那个孤儿院的名字、画面便被切断了、一片漆黑,黑到极致。

     同时、林晓曦的心也沉了下來,这后面还需要她看么?还需要她看下去么?这一切的一切不都已经真相大白了么?但为什么知道真相的自己会这么难过?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画面重新亮了起來、那是两块墓碑,夜太黑、手电光太过微弱看不太清楚那些字,但是林晓曦已经苦笑了,她怎么会不认得哪两个墓碑。

     视频又黑了下去,一片黑、还似乎能听到海浪声,然后是弱弱的月光。一声沉重的叹息,再接着林晓曦便听到了贾建辽在说话。

     “这里有最美丽的海、最美丽的沙滩、最美丽的阳光。但是......我要死了,不能看到日出了,只能录制这一片夜色。”

     又是一片沉浸,什么都沒有沒有一点声音、沒有一点颜色,但是林晓曦听到了沉重的心跳声。

     很强烈的心跳声,林晓曦听的整个人都颤抖起來。心里面酸酸的、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样。

     “林晓曦、我希望你不要怪我,也不要怪你妈妈。我不知道你的存在,这么多年都沒有找到你,你妈妈也很爱你,为了你失去了自己的生命。造化弄人、我真的沒想过你是我的女儿,我曾经甚至对你......呵,林晓曦、我的女儿,我将把所有的财产留给你、你不会在因为沒钱而被人欺负了。还有......别对世界绝望、我们改变不了世界,但是我们可以改变的了自己。”

     视频还沒有断、还有将近两分钟的时间,林晓曦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林晓曦想、是不是贾建辽在哭泣?是不是沒有人了?又或者是什么?林晓曦的心很难过,整个人都处于发疯的状态。

     “赵姐、希望你能照顾好晓曦,你的床边放着的卡够你活过下半辈子了、如果你不想照顾林晓曦,我也不会强求,谢谢你照顾了我这么多年。”

     话说完了、视屏也只剩下最后一秒,林晓曦只听到了轻轻的叹息声,视屏便戛然而止。

     林晓曦在这一声叹气中安静了下來,心像是忽然掉进了水里。周遭的一切嘈杂声都变得模糊起來,像是做梦一样。

     对,这就是梦、她怎么可能是贾建辽的女儿?怎么可能?她的亲生父母?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幻想出來的、都不是真的,对么、?

     对的、这都是假的、包括现在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假的,婆婆叶宇澄沒有成绩不好、婆婆也沒有死、自己也沒有被抛弃、沒有被送到别人家,现在只要一睁开眼睛,她就能看见自己躺在温暖的大床上,然后爸爸妈妈在旁边看着她温柔的笑着。

     但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林晓曦掐着自己的胳膊,尖锐的痛席卷了全身,林晓曦的眼泪都要被这痛刺激的流出來了。

     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么戏剧性的一幕竟然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那按照作者的逻辑,是不是下一秒自己就要到了?晕倒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可惜自己不是那柔弱的女子、早就能经受的住各种打击,但是这一次......竟然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这......”警察沉思了一会说,“都这样了,沒必要审了吧?你只要办理合同,然后把家产都拿走好了。本來你是不可以的、因为你是未成年,你沒有什么亲人、也不敢把你安排在谁那里,毕竟......”

     “现在怎么做?”林晓曦打断了警察的话,“办合同么?”

     “嗯......”

     “沒我什么事情了,我就走了。”说罢、林晓曦转身便朝着外面走去,口袋里的信封被捏的紧紧地,手心流出的汗湿透了整个信封。

     她手中的这个信封、信封中的那张纸变得十分重要,那里面是什么?是又一个真相?还是其他什么林晓曦无法接受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