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阿南如猫般蛰伏在树上,沉静的茶色明眸紧紧盯住下方的人。赵宛穿着一袭单衣,赤脚走过长廊,毫无声息。一直走到小厨房时,豆大的灯火照亮一方,阿南在外面嚼着树叶子等着里面之人,现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半响之后,赵宛端来一碟糕点走了出来。阿南仔细眯起眼看着碟中的东西,好像只是一碟简单的茶糕。

     赵宛并没有注意四周,径直的走回房间里,房间里的灯亮起又熄灭。

     阿南在树上等着小厨房的动静,却是一直到黎明时,赵宛的房间都是没亮起一盏灯,小厨房也是等着嬷嬷进入时才重新打开。

     言晔听着阿南的消息,拿着白玉棋子在手指之间摩挲,原本冰凉透亮的棋子,被附上一股温度。

     “先下去吧。”言晔慢吞吞放下棋子道。

     “是。”阿南顶着黑眼圈退出门外。

     “王爷这赵宛恐怕是不能留了。”苍弘在一旁道。

     言晔不言语,只是看着棋盘。过了大半会后道:“还是盯着,院子里恐怕混进了一些人。赵宛现在出事,对我们并不利。”

     “只是···”言晔顿了顿,朱家马上就要辞官离开,之后只要先拉下言景,言昇单枪匹马自己也好对付,现在绝不能暴露。“恐怕是赵宛怀疑我们故意给他消息了,让司空处理南绯颜,暂时让言昇分心。”

     “现在就要动这颗暗棋了吗?”

     “无妨,为我母妃清名后,也该光明正大的争一争了。对了,皇叔那边怎么样?”

     “现在两军还在僵持部分,武王爷来信上并没异常。”

     “那就好,这几天总感觉要出事了。”言晔看着外面盛放的嫣红,心中有着一层察觉不明的心悸。

     “属下这就让司夜通知司空。”

     豫王府,言昇看着安插在宁王府里的暗探递来的书信,只有一巴掌大小,上面还有着油烟味,让言昇皱眉。

     宁王恐发现,蔓竹阁管家身份有疑。

     言昇看完这一行字后,拿开灯笼,把纸条放在烛火中化为灰烬。

     司空你去查查蔓竹阁里的管家。”

     “是。只是殿下······”

     “怎么了?”

     “秦王妃说要相见。”

     “不见。”明日就是朱家上朝之事,后面还有一大堆事物要处理,可不能在这时候出任何岔子。

     “只是秦王妃似乎很激动,若是······”司空没继续说下去。

     言昇久久盯着司空半响后,烦闷的叹气:“花信湖游舫。”

     “属下告退。”

     言昇等司空离开后拿着纸笔,一道道脉络在纸上展现。朝廷六部:自己现在只有着刑部一方,言景有户部支撑,其他四部都是中立,但自己渗入了不少势力。言晔现在只有武王和兰凉的军力,自己是拥有着京城外围一部分防护营的军力,想想怎么都是自己是优势。

     但是信上,言晔发现了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发现赵宛身份不正常,一定会加以防备,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给他进出书房,暗探也表明流月阁并没有特殊的保护和监控。

     除非是刻意让赵宛看到!想到这里言昇笔锋一停。如实如此,之前看到与言景结交之事是真是假,现在全不得知。

     言昇想到这里,不禁呵呵的笑了起来,他的八弟现在看起来并不简单。既然现在要为清妃正名,只要朱家开口了,言晔便无用处了。这时若是再无意身死,也算是给了父皇更加多的压力。

     午后,点点阳光落于枝桠、穿过走廊、纷撒到衣衫。林清拿着一碗鱼食倚在红木围栏上,一把把鱼食洒落在荷花塘里,一条条锦鲤蜂拥而来。田田趴在栏杆上留着口水,好好吃,小鱼干是最好吃的东西了。

     “等晚上给你做清蒸鱼。”林清笑着敲着田田的脑袋。

     “喵~”田田欣喜的叫了一声,爪子用在拍手上,没抓稳栏杆,一下掉在地上。

     林清看着田田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忙完了?”林清正笑话着田田时,余光看到言晔走了过来。

     “嗯。”言晔走过来伸手捏着林清的脸,简单应了一声。

     林清圆亮的眼睛看着言晔,“怎么了?”

     “没事,只是等朱家事情完后,恐怕就要在明面上了,阿清还是去庄子安全些。”

     “我才不要,我怎么放心你一人。”

     “也是。”言晔低头蹭着林清的颈窝,“我也不放心你。”

     司空传来消息说是,言昇已经开始查林清的身份,想来也是赵宛给的消息,幸好早年就在言昇身边安插了司空,要不然查出来又是麻烦。

     司空给了个赵宛和言昇都能接受的消息,不过在赵宛心中也恐怕明白,你对我的重要性,赵宛还是不能留。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赖在这里撒娇。朱家的事情准备好了吗?”林清拍着言晔的后背问道。

     “嗯,明天就要开始了。这一月来,言景集结了不少大臣,恐怕早已惹父皇不满了,阿清在□□准备的东西也要开始了。”

     “我知道。”

     风起,吹皱一池春水。

     花落,铺满漫天飞红。

     一座游舫在湖面静静飘荡,落于翠绿荷叶微红花苞处,碧波浮动着游走,底下四处游晃的小鱼儿躲避在根茎处。

     “绯颜。”言昇这一句话包含了思念惊讶愧疚,多种情绪蜂拥而来。

     南绯颜看着言昇的眸子,并没有说话。

     言昇也没说,而是上前抱起了她,温暖熟悉的味道缠绕着两人。

     “小哥哥,你爱我吗?”南绯颜被抱了很久后,抬头双目流转含泪问道。

     言昇心中一跳,随后又恢复平常的样子,低头在耳边低语道:“我爱你。”

     “真是说的那么容易呢。”南绯颜扯颜一笑。

     言昇把南绯颜的手心放在胸口,砰砰的心跳声在手上颤动:“这可是句句真心。”

     “我还以为小哥哥怪我了,集香阁没了这事,我以为你不会见我了。”南绯颜眼圈一红抽噎道,美目里的泪水顺着脸而下。

     言昇伸出舌头舔舐着南绯颜脸上的泪水,慢慢移到唇上,缓慢而又亲昵,一点一点的深入舔舐,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南绯颜身体软绵的依靠着言昇,停下的红唇反而更加娇艳。

     “怎么会,不管绯颜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这可是你说的。”南绯颜眼睛被点亮的看着言昇,双手按着言昇的领子笑道。

     “当然!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爱你。”

     “那拉钩。”南绯颜孩子气的伸出小指。

     言昇宠溺一笑缠绕着南绯颜的小指。

     “对了!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说,昨日我在言景房间里发现了龙袍。”

     言昇讶异的看向南绯颜,双手捏紧了她的双肩:“真的吗?”

     “嗯,真的。”南绯颜没管肩膀上的疼痛,坚定的看向言昇。

     “好好好。”言昇放开南绯颜,双手不自觉的拍着,言景居然自寻死路,虽然现在父皇身体是不好,但是这一身龙袍准备的也太早了些吧。

     南绯颜看着言昇欣喜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浅淡的微笑,只要你开心,我就幸福。

     “绯颜你放心,这件事绝对不会牵扯到你的,只要言景下台,我就让你诈死离开。”

     “嗯,我相信你。”南绯颜顾盼含笑,像是以往无忧的少女般。

     翌日,言昇看着朱澈颤颤巍巍在大臣中间,转而又看向言景刺眼的杏黄色衣袍,这次这件衣服你可要脱下了。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旁边的宦官尖锐的喊一声。

     皇帝坐在上头的,打着哈切,肿胀的面颊上有着沉郁的气结,搭拢下来的眼袋表明了纵欲无度,听闻那位瑶妃还弄了不少丹药,恐怕现在身子已经掏空大半了。

     言昇看了一眼皇帝后,撇开眼看着言晔,居然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赵宛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还是尽早让他解决言晔才是。

     “臣有事禀奏。”朱澈走了出来,跪在正中央。

     “爱卿有何事啊?”皇帝懒散的问道。

     “臣!”朱澈抬头看向皇帝,随之铿锵有力的话语落地。“臣已晚年,只想过着含饴弄孙的日子,现在想要上交兵权。”

     皇帝本身还在懒散的打着哈欠,听闻此句,瞬间精神起来,他从继位开始便忌惮着朱家,虽然现在朱家势微,但是心中总是有些小疙瘩。“朱卿此言为何?”

     “臣现在也明白朱家现没有可以继承兵权之人,如此还不如回归田野。只是!”朱澈重重的磕头于地:“朱澈还有一心愿未了。”

     “什么心愿!”皇帝的话语中带着欣喜。

     朱澈抬头看向皇帝,坚定道:“这就是搭上整个朱家,朱澈也在所不辞。毕竟是关于朱家名声,朱家一代代为国为民做事,于心无愧。老臣不想等老死后见先辈和清瑶有愧啊。”话音说道后面,竟然老泪纵横。

     言昇心中暗笑的看着朱澈,没想到演技居然这么好。

     言晔听到母妃的名字,也垂下眼,似乎陷入回忆中。

     “爱卿有何事直接说吧,朕都会满足你,这么多年朕也明白。”皇帝缓缓道。

     “那请皇上彻查当年清妃之事,老臣是万万不敢想清瑶会做出什么败坏德行之事。”朱澈一声一声的磕头声,震惊整个朝堂。

     言景看着朱澈,心中有些慌乱,当年之事,他也是有些了然的,虽然时隔多年,但是也不能确保什么的事都不会被知晓。

     “父皇!”言晔从轮椅倒下,扑在地上流泪道:“儿臣也已一切称号恳求父皇查明当年之事,儿臣不想母妃含恨九泉。”

     皇帝看着台下两人,心中微动。这么多年朱家也没忌惮,当年之事他知道有隐情,但还是选择视而不见。既然如此,他也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何事,只是这么多年了,还能弄清真相吗?他还来得及跟清瑶说声对不起吗?

     一切苦涩在皇帝心头涌起,有时候悲伤愧疚只是被狠狠压制住,等着有一天喷涌而出。

     “好···”皇帝这一声好带着苍老。

     “多谢皇上。”

     “多谢父皇。”

     “这件事牵扯到皇家,就由豫王查,宁王还是不便牵扯到里面。”皇帝叹声说道。

     “是,父皇。”言昇跪拜在地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