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夜风凌凌,红烛泪干。旁边相卧之人早已酣睡,南绯颜侧身睁着眼看着墙边的空白,言昇递给她的信在火光中化为灰烬,以前她总是以为爱情很重要,因为浪漫而又刻骨铭心,但是现在,这些也算不了什么,有些事总会变。

     漫长的年华里,她用来等待和错爱,错过四月微雨,五月桃花落尽,最终还是辜负了。她的爱情在炽热的南炎开出花,在冷凉的东盛最终落下。

     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何有穹已时。

     南绯颜闭着眼,身旁之人的温度是那么清晰,沉沉一夜这样如常的过去。

     翌日,南绯颜服侍着言景起身,拿着帕子正擦拭时,低头浅笑低语道:“王爷,最近在府中待得闷了,想出门解解闷。”

     言景伸手握住南绯颜的手,轻叹:“昨日本是上元节,结果还是没能陪你出门,是我错了。”

     南绯颜被言景一握,面颊上飞扬着几抹飞红。

     “今日你带着护卫去逛逛吧,本王自不会禁锢你。”言景温柔笑道。

     南绯颜抬头看着言景温柔缱绻的眸光,心中微动。“多谢王爷。”

     言景摸摸南绯颜的脸,笑着穿着朝衣出门,南绯颜倚在门框,神色恍惚复杂。

     言景出了门,侧头对着旁边的侍卫低语,侍卫点头应下离开。马车上,言景捏着手中的琉璃杯,身边真是无一可信之人。在此时,他居然想念起那个和自己相似的凤曦然了,或许只有同类才能在这里挣扎活下去吧。

     天客居,南绯颜带着面纱袅袅娜娜的进入了楼中,原来是风风火火的少女不知何时变得如此小心温柔。

     “主子在里面等你。”天客居的小厮对着南绯颜低语。

     南绯颜点头提裙进入房间里,房间内空无一人。南绯颜诧异的看着门外,门外小厮只是低头不语。她只好坐在椅子上等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房间里只有她一人。

     小厮端着一碟碟菜肴进来,南绯颜食不知味的吃着嘴里的食物,外面的侍卫一直门外待着。她吃着发现碟子下有着纸条,南绯颜拿着炭笔在上面写着几行字。

     “去别处逛逛。”南绯颜推开门跟侍卫说道。

     里面的小厮收拾着碗碟,她应该是知道不得相见的,但是心里居然还有着那么一小点的期待。

     豫王府,言昇看着南绯颜的字条,面色冷然的拍着桌子。赵宛所提供的消息并不真实,言景是和礼部勾搭上了,恐怕是要让皇帝按照礼数立太子。

     赵宛这颗棋子真是无用!

     “殿下?”

     “对付礼部,不能让他们捷足先登。”

     “是。”

     言昇冷然一笑,礼部沉慵已久,的确需要换人了,言景的人怎么也不能上。

     冬日过去,春水荡漾,碧波泛起。院子里的春花丛丛绽放,清新自然。

     言晔捏着田田柔软的耳朵,看着林清拿着花锄在地上捣鼓着,一些细碎的种子放进一个个坑里,随又被土填平。

     “又在种什么?”言晔笑问。

     “紫藤,恐怕要等几年才能成花,等它花期到了,攀上了长廊可是漂亮了。”

     “那它有什么意思?”

     林清埋好花种,放下锄头,走到言晔身边低语道:“为情而生,为爱而死。”

     言晔挑眉看着林清,“这寓意不好,我们是长长久久才对。”

     林清咳咳嗓子坐在石椅上,清风拂过脸颊,吹动着散落的发丝,他伸手拢了拢头发,在石桌上有节奏的敲着石桌道:“这位客人,你可不知了。这紫藤花的来历!”

     言晔配合着林清的小剧场,问道:“请先生说说看。”

     “话说从前,有一个少年,那是长得眉清目秀,风姿卓然。但是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很孤单寂寞,于是他向上天祈求,想要遇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

     于是上天在某天托梦告诉少年,那人会在某处等着他,少年欣喜的跑到那个地方,发现了另一个少年,那是长得剑眉星目,英俊倜傥。

     另一位少年诚心相对他,给他阴暗寂寞的人生里带来一丝光亮。可是很遗憾,他们之间的爱情受到世俗和家世的阻隔,另一位少年不忍他受伤,便自杀而亡。他心意决然,也自杀殉情。

     后来在他们所住的地方长出一棵树,树旁缠着一棵藤,并开出朵朵花坠,紫中带蓝,灿若云霞,美丽至极。后人称那藤上开出的花为紫藤花,紫藤花需缠树而生,独自不能存活,便有人说那他就是紫藤的化身,树就是另一位少年的化身,紫藤为情而生,为爱而亡。”

     言晔听着林清的小剧场,发笑的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们不易,你能帮帮就帮帮吧。”林清老老实实的回答着言晔的话,他虽然向来对别人不上心,但是言晋和朱寒若真是像极了以前懦弱的自己,他明白那种有多么辛苦。

     言晔叹口气,“你想要的事,我都会帮你。只是要看言晋是否能醒过来。”

     “嗯?”

     “这段时间里,朱寒若自然是了然心中所想,言晋若是能醒过来,并且放弃争位,我自然会帮他一点,毕竟夙清宫时他也算是帮了不少事。”

     “朱寒若真是榆木脑袋,若是一开始就说清楚,哪有这么多事。”

     “他不敢。”言晔喝了一口茶水。

     林清见这件事说清楚了,笑的凑上前道:“紫藤还有一种意思。”

     他笑的在言晔脸上亲了一口,低语:“对你执着,最幸福的时刻。”

     “我知道了。”言晔拉住林清想要离开的身子,按住脑袋给了个深吻。

     而此时,流月阁的赵宛只能在院子里徘徊,自上元回来时,言晔就让侍卫看住了他,说是保护他的安全,但是也间接禁锢他的行踪。

     他不安的挠着头发,难道是言晔发现了吗?他心中闪过害怕不安,但之后都被仇恨掩埋住。万般故事,不过情伤;易水人去,明月如霜。岁月只是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

     对赵宛而言,现在能活下去唯一的理由,就是复仇。而深思后复仇的因子却又是那么缥缈无存。

     许攸府中,许攸看着最新的消息,拿着墨笔轻化,每年初春时都会存在这样的事,这次终于要处理了,积攒多年的问题一下被放大,又会是一次动荡。但是对百姓来言,却是一次福音,他低头沉思。

     几十年前一场洪水,使他家破人亡,官官相护皇商从中得利,导致他流离逃亡于盛京,艰难在学堂当学徒求生,若不是言晔当时所用,自己只能是个教学夫子。

     而京中言景过于平衡势力,重心不在百姓。言昇品行让他不屑,言晋志不在此,他早就明了,众位皇子之中,只有言晔让他最为满意。

     想来多年前第一次见言晔时,他问言晔所为何,言晔给他个百姓安康的回答。这也是他之后追随于他的原因吧。

     他微微笑的折着信,第二次波澜即将上演。

     数日后,朝堂中。皇帝面色铁青的看着手中的万人书,气急攻心,瞪圆了眼睛把万人书摔在地上,一声响动让大臣们瑟缩了身子。

     “父皇?”言景掩盖住心中的笑意疑惑的问道。

     “你看看!”皇帝捂着心口,指着众人喊道:“你们看看!”

     大臣们跪拜在地,小心的抬头看着皇帝摔在地的文书。

     “这要不是许攸冒死护来的,朕还不知何时能看到真相!每年,每年啊!”皇帝推开桌上的东西,咬牙切齿的下来。

     大臣们流着冷汗低头不敢面圣。

     “你们这群废物!”皇帝走在大臣中间,突然伸腿蹬翻一人,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言昇眯眼握紧着手,他万万没想到,南绯颜居然背叛了他,赵宛才是真的情报,之前一直针对着礼部,忽视了户部对今年洪水泛滥的清查,言景真是好心机,看来言晔真是和言景结盟了。

     呵!背叛他的人,真是不该留。言景的助力不得再多!

     “每年洪水治理花费的人力财力,你们都是用在了官官相护和皇商囤积贩利身上了是吗!”

     “微臣不敢!”朝堂上响起重重的磕头声。

     “父皇,此事既出,儿臣愿亲自前往处理此事,若是不能解除民怨,儿臣愿受罚。”言昇叠好地上的万人书,低头双手奉上。

     皇帝气的跺脚,目瞪言昇,他还不糊涂,言昇的集香阁和苏家有着联系,这件事他怎么也是知道的。

     皇帝拿起万人书,指着言景道:“你们两个都去处理这件事。”

     言景抬头朗然道:“儿臣定不辱使命,必然处理好这次民愤之事。”

     “好好好!”皇帝捏着万人书,回到殿上道:“朕命秦王为主,豫王为辅去往泛滥之地,处理此事!若是做不好,你们就不要回来了!”

     “是!”

     言晔在家听着新来的消息,笑的烹茶,这下好了,两个人都离京了,这下礼部的事,言昇也为自己做了一半,看来换人也是差不多了。

     “对了,小五!去看看许攸的伤怎么样了。”

     “是。”

     许攸府中,慕吟正拿着药擦拭着许攸的伤口,絮絮叨叨着。

     “好了夫人,我以后不敢了。绝对不敢了。”房间里传来许攸的求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