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秋雨后,还没等言晔处理峡谷的西藩兵,齐哈尔直接在兰凉城外求见,说是这些兵力只是为了寻找离开逃家的慕吟公主,但因为秋雨路途湿滑导致山上石块崩裂使大批的士卒遭祸,并没有任何侵犯之意。

     言晔令许攸好好的把齐哈尔带入议事堂里好好招待了一番,只是齐哈尔回去后腹痛好几日不止。慕吟躲在院子里暗恨恨的看着齐哈尔离去的身影,但是若不是在审讯完图册失踪后,她又回到营帐中发现国师的鹰使,恐怕就是她也会被齐哈尔表面的忠诚欺骗。

     现在处于西藩的天灾内患中,她原本是竭力制止与东盛的对战,现在只要东盛给予帮助,再加上林清对西藩农业的应对之策,王族完全可以扭转现在的局面。

     可是现在又要怎么样,才能让林清专门针对西藩现在的局面写出对策呢,而且又要怎么跟宁王说呢。

     慕吟焦虑的抓着头发大喊着。

     许攸前脚刚从议事厅回来,便听到慕吟在里面嚎叫的声音。

     “怎么了?”许攸慢悠悠的走了进来,递上林清在院子里所种的西瓜,“吃块西瓜凉凉心。”

     慕吟幽幽地看向许攸,伸手拿过一片西瓜啃了起来,冰凉水润的滋味在舌尖蔓延到了腹中。

     “是有什么烦心事吗?”许攸撩起衣服也坐在台阶上啃着西瓜。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慕吟带着苦闷的心情无意识的问着。

     “我只是普通的先生而已。”许攸慢悠悠的说道。

     “哼,骗人。”慕吟苦着脸咬着瓜。

     许攸轻轻伸手抓住了慕吟的手心,温暖的手掌让慕吟冰凉的手心透着微微的暖意,慕吟绯色蜜唇微抿转头看着许攸,许攸对着她微微一笑,眸中渗出点点的笑意。

     慕吟绯红着脸想要甩开许攸的手,“离我远点。”

     “别动。”许攸打开了慕吟的手心。

     “你···”慕吟面红耳赤的不敢直视着许攸。

     “把这个拿好。”许攸把地上的东西放在慕吟的手心,温润而笑,“还有院子的落叶记得扫扫。”

     慕吟抽抽嘴角看着手上的西瓜皮,而许攸则是施施然的走回房间里,慕吟用手平复着心里的郁气,随后狠狠的把西瓜皮扔到房门前吼道,“许攸!”,她一定要把许攸扒皮切骨。

     清华阁里,则是另一幅光景。言晔坐在院子里,手上拿着一本兵论看着。林清正安稳的躺在藤花椅上,双目微阖,薄薄的丝被盖在身上抵御秋风的凉意。

     言晔标注了一些地方后,看着林清舒服惬意的样子,微微的勾勒起嘴角。林清睡觉的样子真的和田田有着几分相似呢。

     “阿清,最近里好像有些奇怪的事情呢。”柳生小声的喊着林清。

     林清微睁着眼眯看着旁边的大柳树,“怎么奇怪了?”

     “府中有些人不对劲起来,厨房里的小厮好像聚在一起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呢?”

     林清掀开被子站了起来,厨房里莫不是对食物做什么手脚?

     “阿清,怎么起来了?”言晔放下书走近林清的身旁。

     “我饿了。我去厨房看看。”林清笑着对着言晔解释,但是步伐却加快了许多,言晔皱眉跟了上去。

     林清心里不安的快步走到厨房里打开了门,厨房里几位小厮正在窃窃私语着,锅里的汤早已翻的滚熟,浓白的汤汁在锅里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见林清和言晔过来了,立马散开,其中一位小厮出面笑道,“王爷过来有何要事?”

     林清左看右看的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只好在前面道,“提前来看膳食是否准备好了。”

     “好了好了,今天煮的是兰凉河的鱼呢。”小厮连忙拿着锅勺舀了一碗递上前,林清看着碗里浓郁的汤汁,似乎并无异常的样子,而且在这里明目张胆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会出什么幺蛾子才是,只是心里还是有着浓重的不安感是怎么回事。

     “那早些端过去吧。”林清温和的笑了笑示意着言晔离开。

     两人走到小路上,林清顿了顿还是和默默跟在身后的言晔说了起来。

     “心里不安?”言晔反问一句。

     “嗯,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林清捂着胸口,他的直觉一向很好。“之前齐哈尔来这里说是找慕吟,但是明明那些军队就是为了占领清河村所用。”

     “这些不过是他们找的借口,对于擅自进入东盛领土他们始终都要给个理由,不过他们也是知道慕吟在这里。”

     “你是说···”林清突然想起一个不好的念头,明明知道这件事,现在只是屯兵边界,难道慕吟是他们进兵的借口。

     “若是西藩公主死于兰凉,更是死于映枫院,他们必然有理由进军。”

     “那为何不让慕吟离开?”

     “离开了,她怎么会知道西藩是怎样对待她的,只有把她的处境置于谷底,才能让她真诚的与东盛结盟,慕吟代表的可是西藩王室。”

     “我明白了,只是保护好许攸,他可是我们的军师呢。”林清听着言晔的解释暂时放下心来。

     “许攸哪有你想的那么弱。”言晔呵呵的笑了起来。

     “怎么说?难道许攸很厉害?”林清摆出架势做着功夫的动作。

     “等今晚再说。”言晔拉过正在蹦跶的林清,伸手捏了捏林清的臀部,“不疼了啊?”

     林清打过言晔乱来的手,瞪了一眼,“还没回去呢。”

     “那回去后,就可以了吗?”言晔凑上前笑嘻嘻道。

     两人在小道上打闹的回了清华阁。厨房里的小厮随后送上了两碗鱼汤。

     “阿清,没事吗?”柳生问道。

     “没事,今天晚上你多注意许攸的院子。”林清喝着汤和柳生交流着。

     “好的。”

     日头渐渐落下,林清缠着言晔要去许攸院子里看看,毕竟一出好戏他可不想错过。

     “阿清给我什么好处呢?要知道现在院子可都是布置好了。”

     林清笑眯眯的看着言晔一副饿狼的样子,凑近耳畔撩拨道,“让你十八式。”

     言晔捂住林清的双眼,微颤的睫毛在手心里颤抖,他张开了嘴唇,将舌尖摩挲在林清的牙关之间,用着灵活的舌头撬开了林清的牙齿,探入湿润柔软的口腔里,和林清的舌头一起共舞起来。

     林清环抱着言晔的腰,迎接着言晔吞噬般的吻,抵死相缠。

     言晔空出一只手按在林清的后背,紧紧的按住似乎是要揉进骨血般深入。

     半响后,一场吻结束了。言晔舔着破掉的嘴唇邪气的笑了起来。“这是预付。”

     “预付可满意?”林清前凑着笑意晏晏的问道。

     “满意。”言晔长臂一揽把林清带入怀中,两人踏上了廊檐上,言晔对着布防好的暗卫打了声口哨,自己带着林清寻了个好的观赏点。

     清幽的凌冉阁里,许攸的房间里还有着淡黄的幽光。

     “这些我都清理完了,我可以走了吧。”慕吟看着还在看书的许攸怒问。

     许攸侧头看着窗外,手指敲打着桌面,时候快到了。“出去吧。”

     慕吟拿着抹布和脸盆铁青着脸出了门,今天不知许攸是不是刻意针对她,居然让她只吃冷馒头,新鲜的鱼汤全部被他一个人占了。慕吟抬眼看着幽暗的月亮叹口气,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个人,林清什么时候才能被她拿下啊,自从上次假意和他告白后,便一直回不了清华阁。

     慕吟正胡思乱想着,许攸房间里的灯火也暗了下来。慕吟似乎是感到了什么,左右看着四周。见周围没有异样,蹙眉端着脸盆要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林清正在树上模糊着看着,只觉得后面有所异动,他回头狠瞪了一眼言晔,用着口型说道,“阉了你。”

     言晔凑在林清的发丝上,摩挲温软。

     慕吟走回房间里,拿着蜡烛开始点灯,突然背后有一股子强力按住了自己,慕吟后退着手肘击打着后面那人,可身后的人却是更大力的按住了慕吟所有的用力点。

     慕吟心里狂跳着,惶恐的张嘴咬了起来。那人吃痛也没放开,直接把慕吟带到了书柜的后面。她挣扎扭动着没想到这房间的书柜居然有暗门。

     身后的男人没有放松一点力气,仍然紧紧的按住她想要挣扎呼喊的嘴唇。

     过了半响后,房间里有着更加大的撞击声和刀剑声,慕吟瞪大了眼仔细听着外面的响动。

     吱吱书柜上的暗门被推开,丝丝的光亮顺着缝隙流了进来,她不适应的眯着眼,看着眼前的景象。而身后的男人也放开了对她的束缚。

     慕吟生气的用着手肘击打着身后那人的胸膛,那人没反应过来,竟被打中了,吃痛的蹲下身。

     慕吟讶异的看着身后的人,许攸?

     许攸摸着胸口闷声道,“力气还真不小。”

     “你们这是做什么?”慕吟走出暗门,房间里有着四具尸体,和一个被捆起来卸掉下巴的黑衣人。旁边也是些黑衣人,言晔带着林清坐在椅上。

     “我还没问西藩的慕吟公主来这里是做什么呢?”言晔慢悠悠说道。

     “你!”慕吟看着四周,旁边的人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你们早就知道了?”

     “慕吟公主先听听这个人的说法吧。”言晔指着跪在地上的人。

     许攸这时疼痛感也消失了,走到黑衣人身边挑起他的下巴在耳边不知说些什么,黑衣人原本坚定的脸色立马煞白起来。

     他连忙说道,“我们是齐哈尔将军派来刺杀公主,其他的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慕吟脸色煞白的听着刺客的回话,他们现在是如此猖狂了吗?

     “公主看来是知道了缘由了。”许攸温润一笑的拿起旁边侍卫的剑刺进了残存黑衣人的胸膛,奇怪的是黑衣人竟然用着一种解脱欣喜的面容倒下。

     “许攸,你还是太过于吓人了。”言晔笑道。

     “要不然怎么能让他们开口。”许攸把剑还给了暗卫道谢着。

     林清在一旁看着许攸的动作,咽咽口水。原来许攸不是只兔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