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一场秋雨纷纷而来,林清抱着大猫看着廊檐下积攒的水涡,干净清澈的水面反射出院子的杂草。夜色从暗变明,太阳要从东方缓缓升起了。“雨快要结束了。”林清伸手接着廊檐落下的水珠。

     前几日秋日风干气躁的,西藩后围的粮草据说是因为失误烧掉了不少呢,冬日快到了,这下后方的供粮来的慢,只剩下近处的清河村了。

     而旁边的围护见林清没准备出门,纷纷又回到了自己的地方。

     雨丝丝飒飒带着凉风扑面而来,林清擦擦手抱着田田回到屋里,屋里的阵略图被窗外的雨丝打湿了半页,林清伸手放下猫,把窗户关上了,阵略图被他撕碎放在桶里。

     一壶清水,两个茶杯。林清拿起一个小火炉升起火来,火红的火舌舔舐着壶底,热气开始在清澈的雪水里沸腾,一个个透明的泡泡在水里鼓起又消失。白莹新醅茶,红泥小火炉。林清把罐子里从盛京里带来的雾顶茶放在茶壶里,绿嫩嫩的茶叶饱满的吸收着兰凉雪,上下不停的漂浮着。

     林清拿着盖子盖上了茶壶望了望门外,喃喃道,“该回来了。”

     吱呀,门被推开了。一阵子凉风在外面吹了进来。

     “回来了啊。”

     “回来了。”

     “新泡的茶,几晚上没有回来。”林清把泡好的茶水倒进了茶杯里,“喝茶暖暖吧。”

     言晔没换衣服直接走到林清的旁边,伸手抱了起来。“对不起。”

     “你能有什么对不起的,看你不是完好的回来了。”

     “对不起。”

     林清没回答,终于忍不住狠狠咬在言晔的脖子上,温热的水珠顺着脖子而下。

     “对不起。”言晔感受到脖子的温热讷讷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几天前,他暗自带军和许攸去了峡谷伏击,但是却让围护看住了林清,不让他也去那种地方。虽然计划订的十分清晰,但是他还是不想要林清在那种地方冒险,没想到回来时,林清居然会如此担心。

     “我担心你啊。”林清放开言晔红着眼圈怒斥。

     “我知道,但是我也担心你。”言晔伸手摸摸林清的脸,“西藩的大部分被围击,这次剩下的兵力不多了。”

     林清看着言晔的样子无奈的伸手抹抹眼睛,“以后再是留我一人,我就离开。”林清端茶放话。

     “是,夫人。”言晔端起林清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林清靠在言晔的身上,微闭着眼,呼吸开始绵长。几天没睡等着太累了,但是能在第一眼看到你完好的回来真好。

     雨开始停了,久违的阳光在乌云下洒落了出来。慕吟在院子里无聊的等着许攸回来,她在前几日才知道许攸那天去峡谷是为何,粮草被烧,西藩需要粮草,清河村是唯一的选择,其他主道被封,只留下那条荆棘小道,秋雨之下的石块又可以作为是天灾的借口。她不得不说许攸真的很聪明。

     慕吟一点都不担心,西藩死的都是些叛军,跟她没什么关系,许攸更是跟她没有关系。

     现在要不是清华阁那些围护,在这几天里她不会一点机会都没有。这个林清对言晔也太重要了吧。

     “在等我?”许攸眼底青黑,手上拿着一把油纸伞,一身盔甲装扮在许攸身上十分不衬。

     “我才没有。”慕吟红着脸怒吼,这几天没有许攸,她日子过得可好了。没人指使自己擦桌搬椅,没人叫自己看书读字,没人给自己讲解农业书上的内容,这些可好了。

     “好好好,没有。这个给你,我回房休息。”许攸温润的笑了起来,把怀里的东西放在窗台上,慢吞吞的走进了房间里,步伐沉重。

     慕吟赌气打开了窗台上的油纸包,里面是一块发着热气的如意糕。

     “什么嘛,我才不喜欢呢。”慕吟捏着糕点放在嘴里糯糯道。

     西藩国,一名国字脸的男子坐在藤花椅上怒气的把桌子上的物品推落,在下面跪拜送信的侍从瑟瑟发抖。

     “这是什么意思!天灾?”男子捏紧手上的急信怒骂。

     “国师,这的的确确是,现在恐怕要被东盛发现了。”

     “发现!齐哈尔真是愚笨之人,这明明是东盛的计谋,居然会认为是意外!”国师深呼气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慕吟解决了吗?”

     “没有,暗探还没动手。”

     “动手,推给东盛,先发制人,并对东盛施压。”国师摸着自己的山羊胡,细小的眼睛里闪着邪光。

     “是。”侍从缓缓的从主殿里退了出去。

     王族都放权给了自己,只有这个慕吟还在推翻自己的威望,真是蚍蜉撼树不自知。国师在空荡的主殿里呵呵的笑了起来。

     西藩的天灾是控制不了的,只有她还在祈求人力结束天灾,怎么可能。自己若是再得到兰凉,得到绿洲明珠,西藩的民众只会更加信服自己。

     而在京城里,言景看着兰凉来的快报,勾勒起了嘴角。战事要开始了,冬日雪中多灾事,这次可怪不了我。

     “让他们在冬日围夹时动手。”言景温润笑意的对着面前之人说道。

     “是。”人影说完一句,立马消失在屋内。

     天色从明变暗,言晔回来时喝完茶便和林清相拥而眠,现在天色暗了下来,两人反而醒了过来,肚子也在咕咕的叫唤了起来。

     “以后不要等我,知道吗?”言晔起身穿起衣服对着林清说道,“晕倒的时候我真的吓到了。”

     “这就是让你以后乖乖的别抛下我,还弄一群围护看着我。哼!”

     “我知道了。”言晔捏捏林清鼓鼓的腮帮。

     等他回来时,手上端着两碗面条。面条上面放着青菜肉片和一个金黄的鸡蛋,就如以往在夙清宫时,林清所做的一样。

     两人拿着筷子吃着面条,热热的汤水在胃里滚烫着,让两个人身体热乎了起来。

     油灯忽闪忽灭,残留汤汁的碗筷在桌子上放置着。林清拿着杨柳枝和青盐漱口,言晔把碗筷端了出去,等他回来梳洗时,发现林清又躺在床上不知在看什么书。

     “看什么呢?”言晔伸过头问道。

     “龙阳十八式。”林清扬扬手中的图册。

     言晔伸手拿过图册仔细的研读了起来,的确是很多姿势。“怎么突然看这些?”

     “暖饱思□□。”林清一本正经的说道。

     言晔低头撑着手把林清的脑袋固定在下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拉长的语调里显露的满满的威胁。

     “我睡觉了。”林清拉过被子捂住了头闷声笑道。

     言晔无奈的拉过被子在一旁睡了起来,阿清真是善于撩拨呢。

     两人窝在被窝里,也不知道是何时靠的越来越近,温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言晔他微侧头吻住了林清的唇,在唇瓣上舔允了起来,林清惬意的哼着,主动的张开嘴和言晔纠缠在一起。

     言晔伸出舌头和林清越吻越深,双手开始摸着林清的腰带,伸手一挑,两人的衣襟便褪去了大半,林清伸出腿缠着言晔的腰。两人头发散落的交织在一起,言晔俯身伸手拿出一直放置在枕头下面的玉香膏,伸手弄了一半向林清的臀缝移去。

     林清双唇被吻得微肿,直接的换上了言晔的腰,“嗯~”林清舒爽的从鼻腔发出轻轻低吟。身上因为吃完面条的温度还在,但是现在确实更加炽热浓烈。一团火像是在胸膛处燃烧了起来,他的脚趾忍不住蜷缩了起来。

     言晔手不停的抚摸着,唇舌还在胸膛上吮吸着,一朵朵红梅在白皙的胸膛上展示。

     “准备好了吗?”

     “嗯。”林清小声的回答着,手上的力度越来越紧。

     炽热滚烫的地方在一起紧贴着,林清大脑在此刻停滞了下来,身体凭着本能一直扭动着,言晔伸手按着林清的腰,开始缓慢的动了起来。温热透软的地方是如此舒服。

     外面的月光落在床上的帷幔上,一室春光洒落,木芙蓉在这春光中也害羞的掉落着花瓣,田田早已识趣的跑到外面休息。

     等林清清醒过来时,天色已大亮,言晔环抱着他,身上没有任何不适的地方,看来是言晔用水洗过了。

     “醒了?”言晔睁开眼笑着看着林清。

     “嗯。”林清舔舔唇,两个人还是这样紧贴在一起,突然他的羞耻心又回来了。

     “你先休息,我去厨房煮粥。”言晔起身穿好衣服软声说道。

     林清眨巴着眼睛看着言晔殷勤的样子,心里满足的笑了起来。

     一顿美好的早膳在两人的甜蜜中度过,昨晚两人稍微的争执都消失殆尽,言晔拿出一个小盒子说道,“趴下,昨晚已经给你上过药了,现在我在看看。”

     “不要。”林清捂住屁股红着脸看着言晔手上的盒子,“我自己来。”

     言晔笑着打开盒子慢悠悠道,“我都看过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自己来。”林清伸手夺过了盒子,粗声粗气的让言晔先出去。

     言晔噘嘴看着紧闭的大门,昨晚还说爱自己呢,现在又是让自己离开,哎。

     而清风苑的许攸也早早的醒了过来,指挥着慕吟做事,慕吟拿着扫把扫着地看着悠哉悠哉饮茶的许攸,果然昨晚是错觉。

     “我漂亮吗?”慕吟在扫三遍地后终于忍不住扔开扫把恶狠狠的揪着许攸的衣领问道。

     许攸镇定的放下茶杯盯着慕吟,慕吟被盯久了绯红着脸放在许攸的衣领,后退了几步。

     “漂亮。”许攸回答道。

     “那你怎么总是指挥我做这些粗事,我可是个大美人啊。”

     “你是护卫啊。”许攸无辜的指着慕吟的护卫服说道。

     “可是!可是我美啊。”慕吟憋了一口气争执。

     许攸点点头附和着慕吟,“你美。”

     慕吟听这句梨涡浅笑了起来。

     “这地扫着差不多了,你去把院子清扫一下。”

     “你说什么?”慕吟捏着手呵呵的笑了起来。

     “扫院子。”

     慕吟暗伤一次,“就你这样永远讨不到媳妇。”

     “为什么?”

     “你对我这样的美人都不殷切小意,只知道看书。”

     “我是要对我以后的媳妇好,又不是对你好。”许攸摸着下巴打量起慕吟。

     “你做什么?”

     “没什么!如果你是我媳妇,我自然会只对你一个人好。”

     “谁要当你媳妇!”慕吟又一次暗伤的拿起扫把开始清理着庭院。

     许攸看着慕吟的背影笑了起来,真是可爱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