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言晋和朱寒若第一次见面是在朱家花园,那时他只有十岁,但是在这么多年里,那时的情景还是清晰可见。朱寒若穿着宝蓝色的长袍,只在交接的衣领处绣着白色的云纹,腰带上悬着一块白玉,鬓如刀裁,眉如墨画,眉下眸子深邃宁静,面上也是冷静自持的样子。

     德妃拉着言晋立威于朱寒若面前,朱寒若虽然跪在地上,但是背脊挺直、目光冷然,言晋看着朱寒若的眼睛,那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

     “臣必然会好好伴读于皇子身边。”这一句是朱寒若对言晋说的第一句话,这一句话便允诺了一生。

     朱寒若是被朱家送到言晋身边,也是言晋和朱家联系的棋子,眼睛想到自己也是母妃手中的棋子,便对朱寒若多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他们两个人都是寂静落寞的人,人生里没有任何可以自主的地方。

     朱寒若很少话,即使跟言晋做侍读的时候,也是只问才答,而言晋也常年沉默寡言,两个人这样相处居然也和谐起来。

     一次上元节是他们关系改变的契机,言晋虽然被德妃教导开始学习帝王谋术、兵论国法,但是还是有些孩子心性,对于外面的世界期盼而又向往,但是面上却是老道的样子,不能让人看出自己喜欢什么。

     年少的孩子哪有一开始就老成的样子,小时候言晋有过一个小兔子,可爱的很,言晋当时特意把兔子藏在床底下,还让和自己亲近的宫女拿着菜叶子养着,生怕有一天被德妃发现,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母妃不会允许他玩物丧志。父皇又很少来德清宫,为了母妃他也应该好好进学。

     直到有一天,言晋进学回来后,看到兔子肚子被剥开,里面肠子血液流了一地,还没死透的双脚时不时抽搐。那位帮他的宫女趴在地上,后背被抽着血迹斑斑,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看来是活不了了。

     德妃倚在贵妃椅上,拿着帕子小心翼翼的擦着护甲,周围宫人也是唯唯诺诺的站着不敢多言。

     “言晋,当你没有能力权势时,什么也保护不了,所以千万别让人知道你爱什么。”那是德妃第一次喊着言晋本名,言晋看着已经死透的兔子和那名被抬出去的宫女后,三天里什么话也没说,之后便变成冷漠木然,心被好好的包裹住,他所爱的东西没有权势都保护不了,那么就不要喜欢任何东西就好。

     上元节,朱寒若罕见的带着他去朱家,德妃见言晋去朱家也应了下来,谁知道朱寒若在半路上命着下人调转车头,车轱辘驶向了闹市,车内都能听见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从厚重的帘子里都透着糕点的甜香味。

     朱寒若拿出两件便服催促他换上,言晋虽然脸上还是冷静的样子,但是拿衣服的手微微颤抖着,眼睛里的喜悦还是展现出他的紧张和兴奋。

     “我们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朱寒若简单的套了一件外衣,薄唇吐出这一句。

     言晋乖乖的跟上朱寒若,朱寒若跳下车,命着仆人在这里等他,向着言晋伸出手。言晋跳车握住朱寒若的手。

     “抓好我。”朱寒若捏紧了言晋的手心。

     言晋诧异的看向朱寒若,他很多年没有跟人这样亲近过,即使是母妃也只是简单的跪拜礼仪而已。更让他诧异的时,他的侍读明明平时那样冰冷,但是手心却是温暖干燥的,指腹有着浅浅黄色茧子,握起来格外让人安心。

     朱寒若拉着他带着跑去了护城河,上元节摩肩接踵,朱寒若拉着他挤在人群里,只好紧紧捏着他的手,言晋看着两人相握的手,没有感觉疼痛,反而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很让他舒服。

     脚步被朱寒若拉着前进,直到一个地点才停下来。

     “寒若?”言晋在此时终于看口问了一句。

     朱寒若嘘了一声,指着天空。当言晋望向天空时,绚烂的烟花瞬间腾起,照亮了整个护城河,言晋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多种烟花开在空中,也绚烂了他干涸的心。

     烟花开着不少,他转头看向朱寒若,朱寒若似有感的也望向他。在烟花下,平时冰冷的脸上都有些暖意,言晋第一次见到朱寒若笑,虽然笑意浅淡,但是眸子不是以往像一潭古井般无波,而是有着点点光芒。

     “喜欢吗?”冷静的声线似乎也不似平常。

     言晋在此时也笑了,真心实意的笑出来,他自己都感觉出眼睛弯成了月牙。

     两人沿着护城河玩耍,朱寒若拿着莲花灯和他一起放着,还给他买了一块玉佩,上面刻着一朵莲花,虽然只是小摊子上简单的佩饰,甚至上面玉色不纯一看就是假货,但是言晋还是如若宝贝的放在怀里。

     本来玩的好好的,朱寒若见时候到了,便拉着他准备离开。谁知道护城河边的人太多,一时不察言晋竟被挤落水中。

     冰凉的河水充斥着口鼻,耳边似乎还能听见声音,眼前一片漆黑,但是言晋心里却是欢喜的,这样死去也值得了,五彩的烟花在他脑海里封成最好的记忆。

     几日后,等他醒来后,看到的是自己藕荷色的帐子,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言晋慌乱的摸着自己的身上,那块玉佩也不见了踪影。

     “朱寒若呢?”他被过来的太医宫女丛丛围住时,问了一句,也没人搭理。他大病初愈后,也只得知朱寒若返回朱家了,自己又是一个人了,明明应该习惯如此的,但是心里却是抽痛的难过。

     一月后,朱寒若居然重新回到国子监,当他的伴读。

     “你没事吧。”言晋看到朱寒若身子变得越加消瘦,面容也冷峻异常。

     “无事,多谢三皇子挂心。”朱寒若礼节做的越发规矩。

     言晋见如此,便也没说话。德清宫宫人都说,朱侍读是失去殿下的宠爱了,做出那种事,还活的就不错了,但是言晋自己心里明白,是他不敢去交心,他怕朱寒若如当年的宫女和兔子一般,自己没有权势,朱家不缺这一个子孙,两人都是在悬崖上战战兢兢的活着。

     过了一年后,又是上元节。朱寒若在国子监给自己递上一块玉佩,上面是莲花雕饰,玉色纯净里面似水流动,只是雕饰不足,粗糙了点,有些地方还被刻坏了。

     言晋朝着朱寒若笑了笑,他看到朱寒若受伤已久的手指,他也知道这块玉佩的来源。随之郑重的把玉佩塞进怀里。

     “你当时为何要带我出去?”言晋没用敬称,像是两个平等相知的朋友一般。

     “因为你喜欢。”

     言晋点头跟着宫人离开,朱寒若也走向宫墙外,两人看似走的越来越远,但是距离却是越来越近。

     德清宫宫人又传闻,三皇子和朱侍读是越来越像了,两人都是冷若冰霜的样子。

     德妃娘娘倒是很满意这样的情况,她的儿子是要做帝王的,冷心冷情才对。

     言晋和朱寒若越加交好,越是发现两人的相似之处,有时候两人太过相似会越加不合,但是他们两却是不同,因为太过于相似,所以才明白对方所想,两人都是把对方放于心底般珍重。

     本来这样好友的过下去也好,谁知道三月春风宫宴,两人成年都是毛头小子一下喝醉后出了混事,才发现心里藏了很久异样的情绪。

     朱寒若自此和言晋疏远起来,不是平时般清冷,而是真正的冷漠。言晋使了不少法子,朱寒若却是和自己越来越远。

     皇族和朱家是两人无法逾越的峡谷,这道峡谷在权势和成长下越来越深,言晋有生以来在此刻最恨这种身份地位,他年少唯一的光和希望被权势狠狠打压,他心中爱慕的人为了他,甘愿远离自此孤老。

     朱寒若虽然远离言晋,但是言晋知晓朱寒若,两人相知多年,心中所想怎么会不明白。朱寒若辞去家中婚事,为家族驱使。言晋也不添侍妾,两人就这样磨着,磨着光阴逝去。

     当有一天可以离开京城,远离权势时,言晋是开心的,即使自己使了不少法子,即使自己母妃哭诉着让自己留在京城,但是言晋心里明白,德妃娘娘不过是让自己争权夺位,他从来都不是德妃的儿子,而是她能够享受权位的垫脚石罢了。

     那时,马蹄阵阵,朱寒若追了上来,他朝着自己笑的时候,脸色还是冷然,但是眸光里含的波澜越是如当年上元一般闪亮。

     即使后来,言晋在朱寒若嘴里得知,当年是因为要还言晔恩情才来晚了,但是言晋心里一丝芥蒂从来没有存在过。

     因为幸好,你来了。多晚也不迟。

     他们两人都想让对方过的更好,都想要舍弃自己,所以之前才那么辛苦,当朱家没落德妃失势后,他们横的峡谷终于慢慢合拢在一起。

     多年后,言晋卧在床榻上,看着朱寒若白发苍苍的模样,嘴角翘起,手指轻柔的抚摸着朱寒若脸上的每一寸,每一寸都是他熟悉的地方,每一寸都是他爱得地方。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生能尽欢,死亦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