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场上一片喧闹,皇帝早已坐着御辇去往凝月殿,只留下身边亲信苏公公颁布口谕。

     苏公公目光冷厉的看着跪拜在地的人,“比赛场的人留下,其他人及早散了。”其他大臣看到自己的儿子还跪在地上,冷汗直流。但只能听着苏公公的话离去,皇子遇事这些人逃不了关系,现在只希望五皇子无事才好。

     林清担忧的看着言晔,但现在只能回到夙清宫里等着消息。

     大黄见到林清回来,开心的扑倒他的身上,林清无心玩耍,直接把大黄抱起送进了兔子窝里。

     林清呆坐在长廊上,看着门外的光景。骑射场里没有可以发情报的植物,含笑只能跟着林清等着言晔回来。

     含笑见林清担忧的样子不由道,“阿清,小晔很厉害的,一定没事的。”

     “嗯。”

     “阿清相信我啊,昨天的时候,我还看小晔用一颗棋子打断了一株白玉兰呢。”含笑没说打到白兔子的事情,白兔子并没有什么伤害,对含笑来说,言晔应该只是玩玩而已。

     “石桌和白玉兰隔得好远了,小晔还能打到,可厉害了。”

     林清听着含笑夸赞着言晔,紧张的情绪也得到小小的放送。

     天色逐渐的变暗,虫鸣声渐起,含笑通过凝月殿里的八仙花,跟林清说着现在太医们还聚集在凝月殿里,五皇子的伤势非常严重,更有小太医在一旁悄悄说着五皇子是废了。

     等了好几个时辰后,夙清宫外亮起了一两个小灯笼的光,言晔还是穿着白天的衣服,带着几个侍从回来了。

     夙清宫里的侍从都上前接着言晔,林清在后面看着言晔的神情。

     “无事,你们都下去吧,林司匠备水沐浴。”言晔挥手让着其他人离开。

     林清带着言晔回到偏房里问了起来,当时赛场上人员涌动,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人冲撞了言昀,但言晔当时处于外围,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言昀,加上本是皇子的身份,所以才得回来。

     天子震怒!当时围在言昀旁边的世家子弟都被抓了起来,但其中有不少都是言昀的好友,若是他们冲撞的,也有些不合理的地方。所以只留下了当时处于敌对方的队员。

     言昇也是不满的跪在长信殿外求情着,虽然当时情况混乱,但是这个事情必然是要有个人当罚。

     “只要你没事就好。”林清缓了一口气,从下午到现在他的心就一直吊在嗓子眼里。

     “放心,不是我做的,父皇也会明察的。”言晔伸手抱抱林清安慰着。

     “那你好好休息吧,今日是累了。”林清整理着被子,“夏日里守夜李公公派了别人了,毕竟我一直陪着你也会被人诟病,你也大了,被人误会不好。”

     “误会什么?”言晔歪着头无辜的看着林清。

     林清面色一红,他怎么能开口说,有些宫女和小太监在私底下说着自己是言晔的宠脔。本身他的长相就偏清秀,虽然现在这副身体是十六岁了,但是肤白如玉、眉眼清朗的样子即使扮女装都是个清秀佳人。

     “误会皇子玩心过重,他们见我常常逗着大黄,自然会想着皇子是否和我一样了。”林清急中生智的编造出一个借口。

     “好,那你回房休息吧。”言晔看着林清赤红的耳边,微微笑着。现在因为苍弘的原因,他也不方便让林清在这里休息。

     林清悄然的关好门后,一个人影便从里面闪现出来。

     “殿下,五皇子的伤势?”

     “我听说了,好像很严重。”言晔语气低沉下来,“当时我在外围根本看不清五哥的动作。”

     “八皇子还是要小心为好,我在外围看到其他世家子弟的腿脚本身是朝着殿下的,多亏殿下即使退出内圈。这次五皇子受伤极有可能是针对殿下,苍弘会尽力查到真相。”苍弘严肃着说着自己的观察。

     “针对我?”言晔低下头难过起来,“我本以为我在宫里已经很小心谨慎了,只是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针对我。”

     “殿下。”苍弘着急起来,他本想提醒八皇子,这下没想到居然戳中了八皇子的伤心事。

     “无事的,毕竟我还有你们,还有皇叔保护我。”言晔抽着鼻子露出微笑。

     苍弘看着言晔懂事的样子,心中未免多偏分了几点,暗心里也要加快找出幕后之人。

     “殿下,苍弘告退。”烛光一闪,房间里只剩下言晔一人。

     言晔嘴角含笑的坐在椅上,看着红漆描金彩绘五桌上的白玉棋子,从腰带里拿出一颗黑色鹅卵石在手里把玩着。

     这次准头很好,力道也很好。

     多年征战经验让他的力道和准度一向把握的很好,但还是多亏了他的好皇叔给的暗卫,这才让他知道椎骨那个穴位更脆弱,才能一击致命。

     言晔从喉咙里发出一丝压抑的笑声,前世你毁我膝骨,让我日日夜夜承受钻心之痛,原本在上场时想到今世不同前生,想要给你个机会,没想到你居然还是如此,那就不能怪我狠厉让你余生不得下地。

     言晔随手把黑色的鹅卵石放在凤梨木盆中。

     黑夜越发浓重,墨色似乎都要倾巢而出。昏暗的小佛堂里,皇后坐在一旁,看着站立一边的言景。气氛压抑寂静,佛像瞪圆着石泥的眼睛看着前方。

     “景儿做事周全,只是没想到居然还出意外之事,这不怪你。”皇后捏着佛珠暗沉沉的说着,轻声的语调在昏暗的佛堂里如鬼魅一般。

     “原本儿臣只是稍微透露些言晔、武王和言晋之间的联系,没想到言昀就这么急不可待了,只可惜当时十分混乱,居然出了意外。”

     “言昀帮着言律做事,这件事恐怕也是言律吩咐下去的。”

     “母后,言晔势力微小,我们应该针对言晋才是。”

     “势力微小!景儿不要小看每一个人。言晔处于武王朱家之间的枢纽,一定要打断才是。”皇后从鼻尖哼了一声。

     “是,母后。”言景悄然退去,只剩皇后一人,皇后捏紧了手中的佛珠,她也分不清针对言晔是当年的不甘还是真的威胁。明明我们之间的名字都有清字,是他先认错了人,错付的却是我。凤清岚哈哈的在佛堂里大笑起来,多年的幽闭是我赢了还是你赢了,哈哈哈是我赢了,朱清瑶是我赢了!我才是皇后!我的孩子还是正统哈哈哈哈···

     鬼魅的笑声在凤鸢宫里回荡着,佛堂外侍奉的紫竹打了个寒颤,这么多年,皇后还是如此。

     几日后,言昀椎骨受伤,一生恐怕就要在四轮车上度过余生的消息在宫里传遍了,凝月殿一时人心惶惶,因惹怒五皇子受罚致死的宫女多有十,蹴鞠场上稍有嫌疑的人被关入大牢里,可从他们口中却得出不一样的消息,原本针对的人是言晔。

     皇帝命经管此事的人封住了嘴,供出的人皆不明的在牢中死亡,而涉及到这件事的大臣也牵扯流放贬谪,皇帝也没想到言昀这是害人终害己,而终身不得下地的惩罚让皇帝也心生怜悯,这件事没有在追查下去,最终逐渐的也被掩埋于时间里。

     苍弘通过狱中的士卒的到的消息快马加鞭的呈送边疆,武王的回信只有八个字,保护言晔,提防言律。苍弘随即将武王留下的暗卫派出大部分保护起言晔,更是在宁华宫里布起监视提防起了言律。

     夏天就要离去,言晔的生日也来了。七月桂花也扑簌簌的开着。言晔才十一,生日只是在夙清宫里办了。林清特意的从之前的地窖里拿出酿好的桂花酒,一打开扑鼻的花香掩面而来。

     “三殿下驾到!四殿下驾到!”门口小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

     言晋和言景来到夙清宫里,这让林清挑挑眉有些疑惑。

     言晋和言景吩咐着侍从拿出一个礼盒,“生日贺礼。”

     “多谢三哥四哥。”言晔说完,林清上前接过礼盒。

     言晋见没什么好说的,准备带着朱寒若回德清宫。他在这里着实有些尴尬。言景亦是如此。

     “三哥四哥若不嫌弃,在这里吃顿再走?”言晔邀请着询问道。

     “不用,父皇今日还要检查文章,恕我不能久留。”言景歉意道。

     “好。”言晋在一旁答应着,虽然还是面瘫的样子。

     石桌上,摆放着几碟小菜。林清和朱寒若侍奉一旁。

     “三哥,今日高兴,不如让他们一起,多个人多份热闹,更何况他们也是侍读,位份不差。”言晔询问着。

     言晋看着朱寒若站在身后挺拔的身姿,眼神晦暗的答应了下来。

     朱寒若似乎是不情愿的坐了下来,林清在言晔旁边坐着,端起酒壶给着三人倒酒着。

     “桂花酿。”言晋品着嘴里的酒缓缓道。

     “是啊,三哥厉害。”

     两人一杯一杯的对饮着,言晋不停的倒着壶里的酒,眉间紧蹙着似于喝酒解闷。

     “殿下,你喝多了。”朱寒若伸手按住言晋倒酒的手。

     林清喝着桂花酿看着两人的互动,越发的奇怪。

     “喝多!”言晋看着朱寒若按住自己的手嘲讽着,“只有在此时,你才这样对吧。滚!”言晋罕见的怒气上来挥开了朱寒若的手。

     言晋眼中发红的放下手中的酒杯,勉强一笑,“八弟,今日我恐怕是喝多了,告辞。”

     林清看着朱寒若小心跟在言晋身后的身影,心中越发疑惑。

     “你多吃点菜,喝多酒了,容易醉。”言晔看着林清笑道。

     “嗯知道的。”

     清风明月,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言晔算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但愿这种日子以后无限延长才好。

     黑暗的小道上,朱寒若拿着灯笼给言晋照着路,他们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侍从,小路上石子颇多,言晋喝多了有些踉跄。

     朱寒若伸手扶住了言晋,看言晋神色不清的样子,只好把他的手放在肩膀上扶着他回到德清宫里。

     这么晚了,外臣本不应留在这里,朱寒若转身准备离去,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言晋睁开眼看着朱寒若,原本平淡的脸上因酒添上嫣红,他眼睛上挑着,微红的眼眶有些湿意,“只有这时,你才碰触我。”

     朱寒若心猛跳了一下,他张开嘴不知要说些什么,只能哑然的看着言晋,言晋支撑了一会后又昏沉的睡了过去,朱寒若面露挣扎的低下身整理着被子轻声,“不是。”

     这句话言晋并没有听见,只是翻个身继续睡了起来。朱寒若微微笑着把言晋的发冠解掉,顺着言晋的头发,随后轻步的离开皇宫。

     朱家和皇宫就像深渊,是你我不能碰触的隔阂。而你和我是我们不能碰触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