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等言晔从国子监回来用完午膳后,林清正抱着大黄在长廊上端个小板凳坐着。雨水打在地上啪嗒啪嗒的溅着水花,低洼的地方形成一个个小水坑,居然还能跑出来几只小青蛙咕叽咕叽的叫着。

     言晔示意着侍从收回伞,独自一人回到主殿里换身常服。长廊上寂静无人,下雨天里,小宫女们都躲在偏房里聊起了女儿家的心事,李公公一如既往的不知去哪吃酒了,黄公公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补眠,其他小太监们偷懒的聚在一起打着吊牌消磨着时间。

     空气里氤氲的水汽充满着落花的清香,大黄窝在林清的怀里打着瞌睡,吃饱的小肚子还是满满的样子。

     “阿清。”言晔拿这个小板凳出来和林清坐在一起,现在宫殿里没什么人,两人亲密些也无妨。

     “这雨看来要下好几天了,过些日子就是冬至了,你多穿点衣服。”林清伸手把言晔的狐白裘披风拢了拢,他自己畏寒早已穿上了好几层衣服,里面更是有言晔给他的羔裘,穿在里面形于现代的保暖内衣。

     “我不冷的,倒是你手这么凉。”言晔握住林清的手,“我给你弄个汤婆子暖手。”

     林清笑着把手放在大黄身上,“大黄身上可比汤婆子暖多了。”

     大黄本来就窝着一动不动,听林清喊他名字也只是喉咙里呜咽几声表示应答。

     “大黄是越来越懒了。”言晔伸手摸摸大黄的毛,明明两人只是在说些废话,但却是心满意足的感觉。

     “今日我听他们说秋猎的事情了。”林清倚在椅背上问着。

     “嗯,我今日也听说了,父皇联合朱家军把献王府围禁了。”言晔听到这个消息时也很震惊,前世献王可是衣食无忧的度过一世,但今时却被禁足起来,看来是一生不得出献王府了。

     “只是没想到献王会如此?武王应该也被放出来了。”林清接着话说着,雨还在下着,淅沥淅沥的拍打着地面。

     “应是如此。”

     “看到下雨想到来年春天在院子里置办个大水缸,种些水莲荷叶的,应该会很漂亮。”

     “里面在放些锦鲤。”言晔跟着林清想着来年的生活。

     “院子里还可以弄些葡萄架子,春夏生长。墙边上再种着迎春花。再叫黄公公弄些活泼的小动物过来,院子里也能生气些,那几只小兔子现在完全躲在草窝里冬眠着。”

     两人就对着院子聊着明年初春的情形。

     雨越来越小,慢慢的停住了。阳光开始从厚重的云层里偷显出来,两人就这么在长廊上待了一下午,什么事情也没做,只是单纯着聊着天,说些什么呢,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日常话而已。

     大黄也伸着懒腰从林清的怀里跑了出来,耸动着鼻子一心的要跑到外面去,林清也由着它。闷了一天也是憋坏了它。

     天色慢慢昏黄,宫外突然响起小太监尖锐的声音,“武王驾到。”

     林清原本发困的眼皮瞬间清醒起来,忙把椅子拎进了主殿里。武王带着四个小太监进来了,林清侍候在一旁低眉顺眼着。

     武王穿着朝服似于刚从御书房过来。

     言晔端正着身子问道,“皇叔怎么来了?”

     武王对主殿上的侍从挥挥手,林清跟着一群小太监离开主殿里。

     “小晔,献王的事你恐怕听说了吧。”武王端起茶水抿了一口,茶叶泡了有点久,嘴里的味道发苦着,言辙凌把茶杯又放下了。

     “听说了,秋猎之事是献王叔策划的。”言晔说着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是,但并非如此简单。献王的大部分兵力是夏国所出,所以现在才只是围禁了献王府,没做出什么大事。”言辙凌停了停似乎要等着言晔说话。

     言晔望着言辙凌期许的眼神说道,“夏国本是我国附属国,但由于夏国处于荒凉之地,常年又需进贡分量的物品,必然会引起夏国不满,献王叔是拿住这一点和夏国使臣交易。”

     言辙凌赞许的点点头,“据说是在寿宴之日定下的计划,皇上震怒要派兵扫平夏国。”

     “皇叔领兵?”

     “嗯,若是你,你该怎么做?”言辙凌问道。

     “夏国地域陡峭,易守不易攻,但秋猎之事威胁到根基,我朝必须派兵威慑。多年的进贡必然使夏国国力亏空,人力消弱。若皇叔以兵威之,以利诱之,使夏国成为我朝一部分也未不可。”

     “夏国的确百姓流亡严重,朝廷里早已亏空,但是夏国皇帝可是一个宁死不屈的人。”

     “利益”

     言辙凌笑了,眉眼的细纹攒了起来。“小晔学的不错,这样我离开也放下心了。”

     “皇叔何时离去?”

     “三日后,兵力已经集结好了,本来是想要等到初春,但是咱们皇上等不及了。”言辙凌轻哼了一声,“太过于重利,若是换个小国,可是我们吃大亏。”

     “出其不意也是好事,献王府只是围禁,消息还没传出去。”

     言辙凌拍拍膝盖站了起来,“大概要几个月的时间,小晔一个人在宫里要小心些,暗卫我也派来数十个,若是有急事,召唤他们即可。皇帝的暗卫是发现不了的。”

     “皇叔也要小心,出征也是大事。”

     “等回去,我让侍从来送些雾顶茶过来。”

     两人说完话,言晔送走了言辙凌。而林清也从御膳房里回来。

     “膳食弄好了,王司膳特意弄得莲叶羹,这天冷飕飕的,吃着汤食热着身子。”林清把食盒打开,扑鼻的清香味掩面而来。

     言晔拿出一个空闲小碗,把琉璃缠丝碗里的莲叶羹分出去些,“阿清也吃。”

     林清也不客气,拿着小勺子吃了起来,这里也没别人哪里需要拘礼。

     “皇叔要离京了,说是要去征战。”言晔说着武王过来的事情。

     “还有我陪着你。”林清之前也听到含笑说着,献王与夏国勾结之事,想必武王应该领兵前往夏国。

     “我知道。”言晔小口小口喝着碗里的汤,所幸之事,应该就是我无论说些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你都会理解着你会陪伴着我。

     武王离京的那一天,言晔并没有资格前往送行。言辙凌穿着沉重的盔甲望着斑驳的城墙,寒冷的冬风在脸上刮着,之前一直下的不停的雨终于停了,但是寒冷却是更上一筹。

     “时间到了。”旁边的副将提醒着。

     言辙凌转过头不再看着城墙,城墙那头也不会有那个人,再为着他送行。

     “起驾!”千军的声音在身后沸腾着,多年未拿起兵符的他,在此刻心中升起来豪情。

     这回我不会让权利轻易的离开,只有它才能保护起要保护的人。

     皇宫之中,皇帝吹着茶杯里的热气。屋子里空荡无人,言辙翰喝了一口清茶,他也不知道重新让言辙凌拿起兵符是福是祸,但是想来朝中领兵之人,还是不能让朱家独大。除了言辙凌,朝中兵将还是不能离开。

     日子慢悠悠的过着,不知那一日,当林清醒来时,发现已经是雪花飘飘的世界,银装素裹。细白的雪布满了整个夙清宫里,大黄欢脱的在雪地里奔跑着,厚厚的雪都快把它的小短腿淹没了,但是大黄还是锲而不舍的样子,小兔子们早已挤在一起不理会这个世界,安静的咀嚼着嘴里的干草。

     言晔也穿着厚厚的狐裘,白白的毛把小脸围了一圈,霎时可爱。

     “下雪了。”林清也一改往日的平静,快活的跟上了大黄的脚步,他在末世里待了很久,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这么漂亮干净的雪花。

     林清玩心大起,更是用手搓了一个雪团砸向言晔,言晔侧身一躲,这个雪团竟砸到了翠玉的脸上,翠玉原本涂好胭脂的脸上被化了的雪水弄花了。

     “对不起。”林清赶忙的回到长廊上。

     “没事。”翠玉抹着脸上的雪水,向着言晔行礼急忙离开。

     “手不冷吗?”言晔摸着林清的手责怪着。

     林清兴致勃勃道,“下雪多好玩,等会我们在堆个雪人。”

     正巧李公公和黄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过来了,林清招呼着他们一起打着雪球,几位公公看着言晔的脸色如常便应了下来。

     瞬间平整干净的地上就被他们踩了一个个黑印子,撒乱的雪花在空中飞起,不知道会砸到哪个人,大黄汪汪的在雪地里蹦着。

     言晔转身吩咐了一旁伺候的侍女,也跑到雪地里跟着林清一起玩了起来,小太监们玩起性了,也不顾言晔皇子的身份,各划分着地域攻击起来。

     言晔虽然不想林清一样随处乱跑着,但是一手就能砸到一个人,准确率还是挺高的。

     等一群人玩了半个时辰后,言晔擦擦手上的雪拉着林清回到长廊里,有些小太监们还在堆着雪人,宫女也有些不甘寂寞的拿起雪花玩了起来。

     旁边的侍女已经准备好汤婆子,言晔伸手拿着兔皮把汤婆子包了起来给林清捂着手,自己也拿起一个汤婆子坐在梨花木椅上。

     “等会我去弄着火锅。”林清在此刻心情处于兴奋的状态。

     “火锅?”言晔不解的看着林清。

     “嗯,在我家乡里冬天就应该如此过着。”

     “那就依你。”言晔虽然不懂,但还是让着林清弄着。

     只要是林清所想做的,言晔都会尽可能的满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