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言晋和朱寒若见天色变暗也从小道上下来了,林清带着言晔回来,四人算是又正式组队了。

     言晔现在不知道对朱寒若算是什么心情,见他虽然面瘫,但手中的动作却是小心而缓慢的的给言晋的伤口换着布料,言晋也是一副冷着脸的样子给朱寒若清理着伤口。言晔有些明白前世为什么他会反叛,因为他从来没有对自己忠心过,他的主子只有言晋,所以当言晋说要放弃皇位时,他就跟随的放弃争斗。

     四人在言晋所寻的洞口里,不言不语的待着。山洞里所生的火焰时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才能打破这里的寂静。

     “阿清,我把猞肉烤烤。”言晔听着林清肚子跟着火焰发出的声音,得意的显示着手中的猎物。

     言晋和朱寒若现在还只是靠着那课老枣树的果子生存着,听到言晔的话不露痕迹的咽咽口水,却没有跟着说话,两人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

     言晔好笑的看着两人冷淡的模样,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侍从。

     “三哥,我们一起吃吧。”

     言晋听着言晔的话,从身上掏出一把镶金碧玉刀,锋利的刀口在火焰下泛着光。“猞的皮毛很珍贵,我帮你割皮,之后回到宫里,你这张猞皮也能得到奖赏。”

     “谢谢三哥”言晔看着言晋手上的匕首,小巧精致的样子很是漂亮。

     撕拉一声,言晋从猞脖子上的伤口下手,把一整张猞皮完整的剥了下来。言晔在一旁托腮笑嘻嘻的看着言晋的动作。

     等言晋剥完皮后,言晔带着仰慕的眼神看着言晋道,“三哥,你好厉害啊,这张猞皮给你才是。”

     “这是你赢的的。”言晋伸手把猞皮还给言晔。

     而朱寒若拿着干燥的树枝把猞肉放在火上烤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过了一会猞肉的香味在山洞里散发出来。焦黄的肉质让四人眼神都离不开。

     言晔用着匕首把猞一破两半,言晋道谢的接过一半的猞肉,两人似乎是心有灵犀的看着彼此一眼,自顾自的吃着。言晔吃到一小半把猞肉递给了林清,而言晋亦是如此。

     “不舒服,不能吃那么多。”言晋把猞肉递给朱寒若,转头不在意的解释着。

     “阿清,我之前发烧,油腻的不能吃那么多的。”言晔同样如此。

     林清和朱寒若对看着,又默默着低头啃着猞肉,不知怎么了,林清居然有种心虚的感觉,似乎是被撞破□□一般,随即又在心底鄙视着自己,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而已,自己还不至于饥不择食的对自己弟弟下手。

     四人在山洞里度过一晚,林清抱着言晔睡在一起,而言晋和朱寒若却是背对背的睡着。

     第二天,阳光微微照射进山洞里。林清习惯性的摸摸言晔的额头,而言晔也醒过来朝他笑着。

     “没烧。”林清被看的不好意思的放下手。

     言晔在林清肩膀上拱了拱,“嗯,没事的。”

     等四人整理好衣服,在溪水旁洗漱完后。林清跟着言晔去找食物,言晋和朱寒若探查着上面的小道,若是能继续前行,就下来通知他们。

     林清可以通过老枣树告诉他哪里有着果子和猎物,不一会两人就在草丛里发现一只落单的松鸡,正扑着翅膀在草丛里啄着东西。

     言晔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着林清,林清站在身后不敢动弹着,言晔悄然的掏出弓箭射向松鸡,这只松鸡在山崖下悠闲惯了,哪有什么警觉,直接被言晔一箭射中。

     林清独自带着松鸡回到山洞里,又准备些大枣。言晔则是跟上了言晋,一起探寻着上山的道路。

     等林清对松鸡做完一系列的处理,也到了晌午了。其他人都回到山洞里,啃着手上的松鸡肉,喝着山下的清泉水。

     林清问道:“上山的路找好了吗?”

     “没有,有些地方被堵死了,恐怕要绳子才能上去。”言晔回答着。

     “我去外面弄些水喝。”林清找个理由离开山洞。

     老枣树悠哉的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林清的问题。

     “这里之前就没见什么人来过,怎么知道哪条道上去,再往前走个几千米应该有个缓坡。”

     再往前走吗?林清看着远处,若是有个缓坡也许可以上去。

     哒哒哒,远处似乎有着马蹄声传来,林清呆在一旁看着马蹄声的方向。

     马蹄声越来越清晰,是敌是友?他的心砰砰直跳。林清左右看着,跑到一处草丛里躲了起来。

     一群人出现了,穿着盔甲带着利剑。

     “武王!”林清从草丛里跳出来大声的喊着。

     言辙凌看到林清立马停住了前行。“小晔呢?”言辙凌的声音里带着不可置信和激动。

     “在山洞里。”

     等四人获救回到宫里时,林清才知道原来是秋猎场里的一只麋鹿引领着他们搜寻,这才让言辙凌知道他们掉下了山崖。林清不知道那只麋鹿是否就是之前放过的野鹿,但是这一切并不重要了。

     言晔的猞皮居然得到了皇帝的赏赐,夙清宫里的装饰豪华了许多,就连大黄的狗链子都变成镶金的款式。但是秋猎出现的黑衣人依然没查到幕后指使,原本平静的朝堂中先也泛起了波澜,有些大臣更是有意无意的暗指武王回京之事,言辙凌为避嫌只好暂且呆在武王府里。

     言晔对于此事倒是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平时里更是爱捣鼓些林清爱吃的吃食。而院子里的蔬菜都长大了许多,有些都可以直接吃了,尤其是豆豆的发展更是喜人,林清有时候会怀疑自己种的真的是普通的土豆,而不是打了激素的。

     含笑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着林清说着宫里发生的事情,宫里大批的禁军去往围猎场支援,却没有抓到任何一个活口,所有黑衣人在失败后服毒自尽。皇帝也是震怒的在御花园里随意欺凌我们家族,御花园的桑树都被抽的树皮都裂开了。

     而言晋回到宫里后,朱寒若被德妃下令在宫外跪了两个时辰,言晋也只是冷漠的看着朱寒若跪拜在宫殿外,并没有一丝的求情。

     这让林清心里泛起疑惑,他们俩不是在山崖下处的好好的嘛,幸好自己摊上的言晔,要不然没有后台可能直接拉去午门了,保护皇子不力多大的罪。

     现在是一切回归正常了,但是林清知道系统还一直沉睡着,他咬咬牙跟着言晔坦白着要一个地窖用来酿酒。言晔丝毫没有犹豫吩咐着下人挖地窖,根本不用林清动手。近日里,皇帝和其他皇子关注点都在秋猎事件上,谁也没有注意夙清宫多了个大坑。

     不过一日,西北处角落的地窖就被挖好了,林清在上面弄了个木板盖着,现在还没到冬日,气温还不能让林清开始腌菜生涯。不过他从茗溪院里弄到了几十粒葵花籽,种到花圃的对面,准备着等向日葵长大了,可以收获葵花籽。又随地撒了些四季豆和辣椒在院子里。

     林清为了系统割数据之恩不遗余力的开启新一代种田大事。

     “阿清。”赵宛喊着林清的名字从门外跑过来。

     不知怎么了,言晔一直不喜欢赵宛,所以林清也很少主动的和赵宛联系。

     “幸好你没事,我在宫里知道的时候都快担心死了。”赵宛拎着一个食盒道,“这是我刚得到的赏赐,你吃吃看。”

     林清笑道:“不用了,这里的吃食很好,而这也是你的赏赐。”

     “阿清莫不是嫌弃我了!”赵宛把食盒放在地上,皱眉看着林清问道。

     “怎么会?”林清后退几步。

     赵宛噘嘴上前想要抱住林清,却被林清转身躲了。

     “阿宛,我不习惯搂搂抱抱的。”

     “不习惯?可是你之前都是可以的。”赵宛不甘心的收回手。

     尴尬的气氛在双方间蔓延,林清突然蹲下身拎起食盒,打开盖子吃着里面的糕点。“谢谢阿宛,很好吃。”

     “阿清,之前我们俩是最好的,但是现在你是不是跟上八皇子的路了,把我们之前的情分都忘了。”

     “怎么会?之前在茗溪院,你照顾我,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不习惯两个人之间腻歪。”林清咽下嘴里的糕点。

     “可你跟八皇子倒是搂抱惯了。”

     “八皇子还是个孩子而已。”

     “可是明明是我们认识的早,为什么你现在反而和八皇子更好了,你不是攀上高枝,还想怎么解释,亏我还想要成为御花园主事时救你出去。”赵宛愤愤不平。

     林清放下手中的糕点叹气,“阿宛,我之前就说过,这里很好。而你当上主事也很好,这是你自己的努力得到的位置,但是我不需要什么救出去。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八皇子因为他还小需要我照顾。”

     “所以我们一直会是朋友?”

     “当然。”

     赵宛咬唇看着林清的眼睛,苦笑着拿起食盒喃喃道,“明明是我先遇见你,明明我们才是好朋友,明明只有我们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凭什么八皇子凭着权势就能让你不理会我了。阿清你肯定是被胁迫的,等我有一天有了权势,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你说什么?”林清看着赵宛低下头,气氛似乎紧张起来。

     “阿清,要等我!”赵宛露出大大的微笑执着的看着林清的眼睛,然后跑了出去。

     林清一个人呆在原地,无奈的笑笑,继续整理着放任几天的花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