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林清在坠落山崖的那刻,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遭遇只有小说主角才有的待遇。风声呼啸的刺着耳朵,重重的坠落感让自己无法思考着任何事,闭上眼就是死亡的一瞬间。

     浓浓的黑暗充斥在整个空间里,滴滴答答敲破了沉静时间,鼻尖似乎能够闻到湿润的水气。

     【阿清,快醒来啊!】

     “阿清!”

     似乎有人在喊着自己,林清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又太过于沉重,身体软绵无力,感受不到手指动弹。

     灰暗的山洞里,藤蔓肆意的生长着,带着一些腐臭味。外面是滴答的水声,有一面澄澈的湖水悠悠然然。门口的树枝有些响动,言晔抱着半干的柴火走了进来,面容灰扑扑的沾着已经干涸的黑色血迹。

     擦擦擦的声音在寂静的山洞里响动着,言晔用着身上的打火石一边一边的生着火,以前从军生涯里给的经验让他在这个山洞里还不至于手足无措。火石一遍遍的摩擦着,枯干的藤蔓开始冒着烟来,一缕一缕的向上伸着。

     言晔转头看看还在昏迷的林清,脱下自己的衣服使劲把烟往外面扇去,原本的小火苗得到氧气开始燃烧起来,昏暗的山洞里有着一丝的温暖。

     言晔见火起了放下心来,快步走到林清的身边,林清虽然还是昏迷的样子,但是面容却是干净的,仿佛不是经历着挣扎而是一场熟睡。言晔拿起装水的大叶子小心的用嘴把水送到林清嘴里,之前的喂水总是会流出来,言晔无法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言晔喂完水后,小心的把林清放在树叶上,又仔细看看之前用树枝和衣服固定林清的手臂,没有化脓淤血算是大幸了。

     当时在守卫之处,敌方数量太过强大,援军迟迟不到。现在言晋和朱寒若不知道掉到哪里了,而他也没什么闲工夫去找他们,只希望援军能尽快找到这里来。言晔看看自己脏乱的衣服,要不是在空中林清抱住自己,要不是山崖下面是积攒多年的湖水,自己恐怕就要死第二次了,还是这样的死掉。

     言晔苦笑着,他也没想到,南边守卫之处也被占领了,这样大范围的刺杀言景根本做不到,他曾以为猎场只会有一批刺客,万万没想到前世里没有发生的事情出现,而这件事也让他明白了万事谨慎的道理,就是太过于相信依赖于往事,而没意识到他的改变也会引起一系列的变化。言辙凌提前回京,九皇子被关禁闭,言晋掉入山崖,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改变而发生的。今世不同前生,这个道理言晔算是领教了。

     “嗯···咳咳··”林清混沌的脑袋里清明了起来,水汽温度都能感受的到。

     “阿清,阿清。醒醒。”言晔听到声响,小幅度的摇着林清的身体。

     “小晔。”林清微睁着肿胀的眼皮沙哑的问着,四肢虽是沉重,但有些感觉了,“我们在哪?”

     “山崖下面。”言晔拿着湿润的布条擦着林清的脸,眼睛里闪着光,言晔承认他害怕了,从未有过的感觉,即使知道自己会死时也没有过,但是当林清昏迷不醒的时候,他终于体会到害怕是什么样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狠掐脖子的窒息感,压制的眼泪。

     “没事了。”林清想要伸手摸摸言晔的脸,却发现自己动不了手臂。

     “先别动,阿清你手臂折了,我用树枝固定着呢。”言晔连忙按着林清的身体。

     “好,不动。你没事吧?”

     “没事。”言晔按着自己的音调不发出异样,“下面是一潭湖水,所以没受伤。”

     “那就好。”林清挤出一抹微笑安慰着言晔。

     “你先休息,我去外面找找食物。”言晔没等林清回答疾步的走到山洞外。

     外面是高高的天空,绵延的峭壁在前方可见,长满了青苔和藤蔓。言晔仰着头望着上空漂浮得白雾,让眼睛里的水珠蒸发掉。

     周围都是带刺的荆棘和矮树,言晔前行了几十米也没见什么果子,只好先返回去。湖水碧波荡漾,缓缓而动。言晔咬咬牙脱去身上的衣服,把裤脚系了起来,带着裤子猛扎进湖水里。虽然是秋天了,但是山崖下的湖水里面还是有着温度,不是那么的冰凉刺骨。

     等言晔再度浮上来时,原本空荡荡的裤腿里蹦跶着一条鱼。虽说湖水不冷,但是上来冷风一吹,这让言晔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顾不得擦身就把衣服穿了起来,裤子还是湿的,只能先穿着里衣。

     而林清也在山洞里靠着异能联系着可以沟通的植物,先弄清楚这里的方向和位置,然后还要直达言晋和朱寒若在什么地方才行,可惜自己不是和动物沟通的异能,要不然就可以指挥着动物给援军指派方向了。

     终于在十几米处联系上一株百年的紫藤花,但是在植物界里还是个妙龄少女。

     “这里啊,这里算是我们的幽幽谷,上面的样子,我还没成功爬上去看呢。至于你说的人我帮你问问。”紫藤花并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只能暂时帮着林清找人了。

     【阿清,现在是第二天了。】

     “什么第二天?”林清正烦闷着,田田突然出现了。

     田田艰难的开口道:【昨天的任务,你没完成,还差一只野兽呢。我也不想给你惩罚的,阿清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我骨折不能动,你能说出什么惩罚?”林清是好奇了,现在系统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阿清,别失望啊,我也不想给你惩罚的,但是惩罚下达时候,是系统强制控制宿主身体进行。惩罚是轮·盘制的】

     林清木然,他掉落悬崖昏迷了一晚上,现在又来雪上加霜,借着任务没有完成有惩罚。还是强制控制身体,若是控制解除了,自己身体也许就被毁了。

     【鉴于阿清身体不适,所以惩罚机制等到阿清身体可以承受时进行。轮·盘制是惩罚任务写在□□上,由阿清转动选取,当然我会选取最轻的选项给阿清的。】田田想要挽回林清对他不多的感情。

     “知道了。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系统只负责种田。】

     “滚。”

     【是~】田田带着哭腔重新躲回林清的潜意识里。

     “阿清,我弄了两条鱼回来了。”言晔拿着一根去除树皮的枝干快步走了进来。

     鱼还在言晔手中的裤子里不停的蹦跶着。

     “你快去火堆那烤烤,大秋天你还下水!”林清看着言晔湿漉漉的衣服心疼道。

     “没事的。”言晔用锋利的石头刮着鱼鳞,鱼忍不住疼痛的在布料上动着。“这里没看见什么果子,抓条鱼给你补补身子,更何况我没受伤啊。”

     “你没受伤,身体也不能乱搞啊。”林清心疼消失后转为生气。

     言晔回头看着林清,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撒娇着,“湖水不冷的,阿清不要生气好不好。”

     林清抿着嘴,没继续说话,他是生气了,但是又不想对着言晔生这个气。

     言晔继续处理着手中的鱼,时不时的向火堆里添上树枝,有些还是湿漉漉的,一下子烟气就上来了,言晔只好用衣服继续扇着,不让浓烟呛到林清。

     “小心些。”

     “知道的。”言晔看着林清重新搭理他,手上的力气增添了几分。鱼很快的被树枝串好在火上烤着。言晔行军几年的手艺基本上靠着烤鱼提升,即使没有盐巴和香料也能把鱼肉烤着十分的鲜美。

     言晔拿起烤好的鱼,表皮上有些烤黑的皮被言晔弄下来塞进自己嘴里。

     “阿清,吃鱼。”言晔用衣服擦擦自己的手,小心的把鲜嫩的鱼肉撕下了下来,常年在崖下湖水里生长的鱼,青麟鲜亮,鱼肉饱满,被烤之后里面的部分更是嫩白无比。仅仅撕下一小片,鲜香味就在山洞里蔓延开。

     林清张嘴咀嚼着嘴里的鱼肉,鱼刺很少,肉质多汁。

     言晔小片小片的撕着上面的鱼肉,不过一时,半只鱼就被林清吃下肚。肚子里有货了身上也暖和起来。

     “小晔,你也吃。”

     “不用了,我还有一只呢,等你吃完有了力气,我再弄。”

     林清撇头看着地上湿湿的衣料里凸起着,于是安心的继续吃了起来。他也想着快点能起身帮着言晔。

     等林清吃完,言晔用撕碎的衣服给林清擦着嘴巴,自己转身向着火堆,背对着林清。火焰在山洞里摇晃着,折射着扭曲的影子,林清吃饱了眼皮也重了起来,慢慢的合上了眼,呼吸绵长。

     言晔小心的回头着,看着林清安静的面容,悄然的把鱼骨头折的碎碎的放进嘴巴里,山崖下的湖水太深了,再往下就是青黑色的样子。而上面澄澈的部分很少有鱼活动里,言晔弄上一条便精疲力尽。

     火堆的火焰一直在燃烧着,言晔把裤子用树枝架着让上面的烟熏干着。自己找了个离火堆近的地方合上眼休息着。

     柴火很足,应该可以支撑到自己醒来的时候。

     想到这里,言晔僵直的身子也放松下来,自昨天到现在一直没有休息紧绷神经,这让他耗尽了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