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寂静的夜晚,林清服侍着言晔上床入睡后,自己回到了房间里,月光从窗户散落,洒在桌上影影绰绰。

     冬天感觉快要到了似得,林清用了一个汤婆子捂脚还是感到一丝的寒意。今晚宫廷外应该平静不了了吧,林清枕着头慢慢进入睡意之中。

     月色暗沉仅有的星光被厚重的乌云遮挡着,宫里似乎变得更加沉静,只剩下昏黄的灯笼在高高的廊檐上摇晃着。

     凤鸢宫里,几只粗壮的红色蜡烛燃烧着,映射着里面的小佛堂,原本慈悲悯人的菩萨在这种阴影之下反而渗人起来。

     “尾巴没弄干净吗?”皇后跪拜在蒲垫上低头滚着佛珠问道。

     言景侍候在一旁面有难色,“儿臣的确在第一日就把人撤下,秋猎场一事绝对没有旗下之人参与。”

     “没被抓住就好,为何来寻我?”

     “这件事恐怕牵扯甚广,儿臣是怕儿臣的人进入秋猎场也被发现。”言景毕竟还是十五岁,一时之间慌了阵脚。

     “无事,若是被查出来,母后自然有办法,只是景儿你今日在你父皇面前慌乱的模样让母后太失望了。”

     “母后。”言景有些忐忑。

     “皇上自然会认为你是因为惊吓而慌乱,但是这一点也会让他认为你过于懦弱。”皇后停了停话又道,“但言晔居然在设宴中获得头筹,跟他母妃一般惹人恨。”

     佛珠咚咚的散落一地,黑色的珠子落在了言景的脚边。

     “母后,我自然会处理言晔。”

     “不用,这段日子还是小心为好,言晔算是搭上言晋和朱家,凤家的联系是要加强了。”皇后没管散落的珠子,扶着玉仗起身。

     言景上前扶住了皇后的手道,“凤曦然已和我相识。”

     “凤家虽不算是武将,但翰林院掌使,门下大儒学士极多,对你名声拥护有着助力。”皇后缓缓走出小佛堂。

     “儿臣明白。”

     “不过凤家小女儿还是疯疯癫癫的模样吗?”

     “是,儿臣上次拜访时,凤曦月痴傻依旧。”

     夜晚墨色浓重,朱府里面灯火瞬起,盔甲之声撞击如铃,朱澈穿着黑色的盔甲看着身后泱泱士兵,利剑随时都可以拿出来对敌。

     “众将士听令,今晚清除反敌,护卫京都!”

     “清除反敌,护卫京都!”雄壮的声音在将士之间响起。

     沉浸的宫廷和喧嚷的朱府在时刻里划分着不同的情景,

     翌日,窗外阵雨不断,林清是被一阵冷风吹醒的。他拿着披风走到窗户前拿下支撑的杆子,窗户啪嗒的关上,还溅了不少水珠。

     林清打着哈欠整理着自己的着装走出门,门外的廊檐上滴滴答答的形成一股子雨帘,地板上还被水渍浸染上了。院子里的花草在雨水中欢快的洗着澡,但有些洁癖娇贵的花草见到林清瞬间就嚷嚷起来。

     林清见一名宫女从八皇子寝宫里出来,顺口喊着了她,“能帮我撑伞吗?我要把花草抬进来。”

     小宫女本身就是十几岁的年纪,见到俊朗的男子还不是阉人之时,更是羞红了脸低头答应着。

     一把翠竹油面伞悄然的撑起,林清朝着小宫女点头道谢着,他撸着袖子露出精瘦白皙的手臂,小宫女胡乱的瞟着不敢看向林清。

     林清弯腰搬着一个个花盆,首先就是叫唤声最大的蝴蝶兰,虽然看起来受伤程度最低,但耐不住她的嗓门大。

     含笑倒是一副经历风霜的模样,在一旁装着过来花的口吻教育着那群娇贵的植物。

     “你们在做什么?”

     林清转过头只见言晔木着脸站在长廊上,身上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常服,但是气势却是能显露出来了。

     “下雨了,这些话耐不住浇。”林清努努嘴示意着手中的花盆。

     “奴婢是帮着林司匠撑伞。”小宫女柔柔切切的解释着。

     言晔还是一副不满的样子,忽而看到黄公公从一旁过来,“黄公公你帮林清撑伞,翠玉你把我的发冠还没整理好。”

     “是,奴婢这就来。”翠玉连忙把手中的骨伞递给还没反应过来的黄公公。

     “黄公公麻烦你了。”林清把手中的花盆放在长廊之上。

     “无事,林司匠太过于客气了。”

     半刻钟后,林清见花盆搬完了,连忙赶到御膳房里端来八皇子早上的吃食。而御膳房里不同于平日的平静,反而一些人聚集着一起窃窃私语着。

     “王司膳。”林清端着八皇子的吃食喊着正从一旁走来的御厨。

     “林清啊,怎么又是你来,李公公莫不是又偷懒了。”王司膳圆圆的脸上肥肉在颤抖的笑着。

     “李公公在夙清宫里掌事着,当然是忙了。”林清解释着。

     周围窃窃私语的人看司膳回来,纷纷回到自己的炉灶前。

     “你们在干些什么,今日早膳准备好了吗?”王司膳见自己的手下在外人面前偷懒,心中有些生气,这要是说出去了,自己还不是落得个督查不力。

     “是,皇上的早膳已经派人送了出去,皇妃和皇子的已经准备好了。”

     林清点头欠身的端着自己的食盒走了出去,门里王司膳的声音还在说着,只听里面模糊着说着昨晚献王府被围之事。

     雨声滴滴答答的嘈杂着,林清没仔细听,不过他也不准备偷听着,这么一件大事迟早宫里就会传遍了,更何况自己养着那么八卦的含笑。

     宫殿里,翠玉低头看着脚底的地板,八皇子喊自己进来后便一直不言语着,翠玉在这段时间里只好数清地板的纹饰,一共有着九十八条,没有一百条这让翠玉心里不舒服着,数清地板上的纹饰后她终于按不住探测的问着:“八皇子?”

     “出去吧。”言晔看到一个身影在门口闪现着,遂开口道。

     “是,奴婢告退。”翠玉咽咽口水走了出去,这八皇子看起来挺和善的,但有时候阴晴不定的着实吓人。

     走出门时,正好和林清打这个照面,翠玉不知怎么打个寒颤直径的走出去,不敢看着林清。她看着长廊外细密的雨丝,又打了个喷嚏,看来冬日及至。

     林清把食盒里碧絙粥端了出来,一盘散发热气的白玉包子,还有一小碗奶汁炖鸡。

     “今日下雨看来不用去骑射场。”林清把盒子收好笑道。

     “嗯,多些时间陪你。”言晔拿起一个包子塞进林清的嘴里。

     “不用了,我去和李公公他们吃。”林清拿着包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笑着说。

     言晔噘着嘴快步的把食物塞进嘴巴里吃着。

     “慢点吃。”林清咬着嘴里的包子责怪着。

     “知道的。”言晔并没有减慢胡乱的吃完后,把青瓷小碗放在食盒里。“你去吃饭吧,以后不用先陪着我的。”

     “好。”林清端着食盒,他知道言晔不想要让他饿肚子,才这么快的吃完自己的饭。

     小厨房里,李公公好像是刚从外面回来一般,衣服下面还带着水渍,黄公公已经端来几碗菜加上几个馒头,小太监们挤在一块吃着饭。小宫女是等到他们吃完后在来小厨房里吃饭。

     林清拿出食盒里言晔没吃完的饭菜,跟着李公公他们吃了起来,他本身就在言晔那边吃了几个包子,稍微吃了几口便饱了。

     李公公吃着饭,眼睛看着门外没有人后,诡秘的说道:“昨晚献王府被围了。”

     “是吗?我从御膳房回来的时候也听说了。”黄公公连忙咽下嘴里的食物道。

     “我就说秋猎之事和武王没关系嘛!”

     “献王现在莫不是被关起来了?”旁边几个小太监问着。

     李公公隐秘的摆摆手,“献王身上可是有先帝的御赐圣旨呢,怎么可能会被关起来,但是围禁是肯定的了。”

     “那武王也要被放出来了?”

     “哎,你这就不懂了,皇上可是本来就看武王不舒服的,这下也会关上几个月吧。话说啊,武王以前可不是好惹的····”

     小太监们端着小板凳开始听着李公公说着故事起来。

     林清放下手里的碗,看着门外开始有着人影闪现,干咳了几声。

     李公公顿时停了下来,见门外的小宫女再等着进来,随打发了还在听戏的小太监,笑着把那群小姑娘迎了进来。

     翠玉瞥见林清,顿时眼波流转着咬着下唇,急急忙忙的转过身。

     林清一如平常的赶紧离开小厨房,司匠是不能和小宫女们在一间屋子里呆着,若是被发现有任何污点,自己的小弟弟就要离开自己了。

     翠玉用着眼角的余光,见林清急忙离开的身影,咬牙跺着脚。谁知却不小心撞到前面的小宫女,那位宫女手上的白粥瞬间倒在了翠玉的衣服上。

     小厨房里又开始喧闹起来,翠玉看着自己的新衣服欲哭无泪,怎么今天倒霉了两次,而且都是遇见林司匠所发生的,莫不是林司匠是个灾星。

     翠玉没顾及吃饭,连忙回到偏房里,找着自己的柜子换着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