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三天的秋猎准备让夙清宫和骑射场里都有一阵的忙碌,所有皇子所需的吃食、弓箭装备和所骑马匹的训练以及必备的侍卫都要经过一定的挑选。而八皇子之前从未参加过秋猎,所以李公公还要去善衣坊里为八皇子准备着秋猎所需的衣料。

     林清作为陪在一旁的随从,也要去骑射场里经过一定的指导,了解着猎场的规矩,已鉴林清不是阉人,所以在猎场里还要遵守一定的时间路线设定。

     等这些忙碌的时候终于过去了,终于到了秋猎时机。皇帝穿着明黄色的衣袍在最前面策马,旁边是各个皇子都是身穿劲装,乌黑色的头发被风吹的肆意,一派清风疏朗的模样,正是最好的年纪。而在后面则是跟着两三个武将文官和大群的侍卫,乌泱泱一片。

     后宫的皇后和正妃则是在另一条平坦的道路上坐着马车等着到营帐之中。

     秋叶乱飘,风声潇潇。围猎场中央一片疏阔平坦的样子,地面上扎着不少营帐,其中最大的上面的顶饰刻有龙纹的是皇帝的住所,旁边两三个稍小的营帐是后妃所有,皇子的帐篷都是分散开的。营帐前扎着木栏和瞭望台,旁边有许多小小的帐篷都是侍卫所用,守卫主营。

     远处才是丛丛的树林看不到尽头,有时候在主营之中都能听见远处的狮吼声,让人不禁热血沸腾的想要去降获几头野兽来。

     皇帝带着后妃回到营帐之中,其他皇子和随从都是先去探探地方,身后皆跟着几名侍从和侍卫着。

     言晔穿着玄色的胡服,裤腿被紧紧的扎着。墨黑色的头发被金丝边的头绳绑住,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大马。言辙凌给他挑选的十名侍卫夹着马腹跟在身后,林清则是选了一匹比较温顺的棕马跟在旁边。

     风声在耳边呼啸着,林清手握着缰绳,旁边的景色缓缓的倒退,这样的奔驰让一直静谧的内心里也生出一股豪情来,恨不得现在就夹着马腹奔腾而去。

     言晔回过头看着林清疏散开的眉间,心情更是大好。

     “八皇弟骑马怎么也是慢吞吞的模样。”言昇从旁边赶了上来,上挑的桃花眼里挑衅的意味浓重。

     “八皇弟还小,自然骑得慢。”没等言晔说话,言晋从旁边骑过来替言晔解围,言晋身后只跟着朱寒若一人。

     “三皇兄的身后只跟着朱家少爷啊。”言昇了然的看着两人调笑着,“后面没跟什么侍卫可是要小心。”

     “我自会保护三皇子,七皇子不必费心。”朱寒若冷冷的接上话。

     “当然了,谁不知道朱家少爷和三皇子的交情,可是比我和小柔的关系还要密切。”

     言晋听着言昇把朱寒若比喻成言昇的侧室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朱寒若也是没搭理言昇的话中话。

     “无趣。”言昇见两人还是平常样子,自觉无趣,拿起马鞭快速离开。

     “多谢三哥了。”言晔道谢着。

     “不用,今日的秋猎还是小心为上,猎物倒是其次。”言晋说完也跟着朱寒若离开。

     身后的林清看着几人的互动,疑惑的看着言晋和朱寒若离开的身影,心想着言昇未免也太口不择言了,居然把朱寒若和言晋的关系比喻成情人之间的互动,更可况连自己这个圈内人也没看出两人有着什么样的*之处。

     要说怪异的,只是言晋身边只有朱寒若一人,但是想着朱家和三皇子之间的联系,这样也是正常的,看来言昇只是暗喻两家结党才对。

     “阿清,我们去林子里看看吧,听说里面有不少的猎物呢。”言晔没被之前的事情影响,还是满脸开心的样子。

     “好。”

     “八弟等一下。”言景出现了。

     今日怎么一个个人的出现针对着言晔,林清看着言景温雅如玉的样子还是有些不满,虽然说来言景的模样算是几个皇子里比较符合自己口味的,但是总是让林清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四哥有事吗?”言晔虽被打扰了,但还是好脾气的样子。

     “只是想要两人结伴而行,不知八弟可否愿意?”言景前倾的身子放低姿态的问着。

     “我还是第一次来秋猎,四哥才是弄了个绊子才对。”

     “那更是要一起了。”言景的身后跟着一大群侍卫,个个身着盔甲。

     果然皇后还是舍得下大手笔的,林清看着言景的随从再看看言晔的随行,但这十个人也是跟着言辙凌上过战场的人。虽然人数不及,但是眉眼间的武将气息却比他们浓重。

     “那好,多谢四哥了。”言晔看推辞不过,只好应了下来,林子中的事情与言景本来相关,但是自己又要跟着言景,但时候还是找个理由躲开的好。

     林清也对言景增添些好感,知道言晔第一次秋猎,他过来陪着也算是一部分的保护了。

     【阿清要加油哦。】田田消失了好久,突然冒出一句让林清没应过来。

     【阿清是不是把我忘了啊。】田田不满的喊着。

     “没有,今日怎么冒出来了?”

     【你不看看这里是哪里?打猎啊!也是种田农家生活一部分啊,阿清不善于发现问题啊,现在要努力打着猎物。】

     “知道了。”

     【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唬弄我,任务:两只大型动物,十只小型动物。时间:一日。阿清,不是我说你,怎么我不弄些惩罚,你就不认真的做事。】

     “我知道了。言晔打的猎物算我的吗?”

     【算,因为你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这个字眼不错。

     林子中,窸窸窣窣的窜着几只小型不知名的猎物,头顶上一片翠绿看不到天空般熙攘着,“林子再远的地方就是崖壁了,一般只在林子里进行秋猎。”言景在前面解释着。

     时不时穿梭的灰色影子让言景瞄准射中,言晔在后面只能打打小只的锦鸡之类的,但林清还是高高兴兴的把猎物收了起来,这也算是任务完成的一分子了,他身为随从是不能拿着弓箭的。、

     十只锦鸡很快就能收集了,但是还缺着两个大型动物,言景技艺高超,基本让言晔没有下手之地。

     “四哥,我先去别的地方练练手吧。”言晔看着言景道。

     言景看看自己的猎鹿,又瞥见林清手中的锦鸡了然的点点头,有些歉意道:“是四哥上瘾了,没顾虑到八弟,这林子的东南方有些猎物,八弟也可去那里寻寻。”

     “多谢四哥了。”言晔骑着马带着十几个人离开。

     言景在身后微笑着,八弟我可是给你准备一份大礼着,言晋不能有你,不能有武王的助力。

     “殿下,我们要去东南方吗?”林清问着。

     “不用。”言晔调转着马头换了一个方向,东南方的刺客就慢慢等着言晋吧,自己可不要管这些事情,不过,看来前世言晋遇刺的事情和言景有关了。

     言景现在才是十五岁就能招来一批刺客了,想来身后的势力也算是可以的了。

     言晔带着林清换了西北处的一边,出乎意料的是言律和言昀也在,看到他也是策马离开,连表面的功夫都懒得做了,上次言昶的事情让言律只好站在言昶身边,丽妃和武王相比还是枕头风稍显有利。

     言晔也乐得清闲,拉满着弓箭向着麋鹿射去,不过一时就猎到一匹跪在地上的野鹿,头上的鹿角硕大饱满,看来是领鹿。言晔刚想补上一箭却被林清赫然制止了。

     “殿下等一下。”林清碰着言晔的衣角。

     “怎么了?”当着言晔回话的时候,野鹿趁势跑开。

     林清不知该怎么解释,他总不能说是野鹿旁的老树向自己求情吧。虽然不知道一棵树怎么和这匹野鹿结识的。

     “这只鹿看起来应该是领头鹿,对鹿群的繁衍很重要,换一匹猎杀。”言晔替林清解释着。

     “对,就是这样的。”林清跟着言晔的话重重的点头着。

     言晔好笑的看着林清傻傻的样子,而林清不知道自己的这项行为,让言晔心里猜测着是不忍心猎杀,导致后面的两只大型猎物还没完成,主营地的烟火就已经升起了。

     一般烟火鸣一声,是代表着林中的人都回到主营地里。

     看日头是晌午了,也该是午膳时候,林清看着言晔捕获的十五只锦鸡和八只灰兔子抿抿唇,今天下午一定要弄到两头大型猎物才行。

     秋猎都是要持续三天时间,所以也带了些御膳房里的大厨来。

     各个皇子和武将都赶了回来,皇帝一般都是第三天才亲自围猎,为秋猎做次结尾。皇子之间的猞晏也是在第二天的围猎,第一天算是热热身。

     等言晔到达的时候,其他皇子也都纷纷集聚在主营前,言律捕获了一只野猪,正被笼子里关着,半死不活的样子,血丝丝的从后腿渲染开。言昀跟着言律带着几只野鹿。言晋和朱寒若则是带来一只野豹和其他小型的动物,居然连天上的大雁也射下几只。言景也是战果硕硕。

     虽然是秋围时期,但是为了展现仁义还是要网开一面的,所以皇子的战果还是要放下几只归林。

     皇上站在营帐门口哈哈大笑着,旁边的文臣武将也在一旁称赞着皇子们英勇非凡。只是到了言晔身上有些哑口无言,只能说着八皇子宅心仁厚呢。

     皇上并没有在意言晔的行为,反而让众位皇子和官员们各自回帐中稍作休息,所猎的动物都被御膳房的大厨和几名侍卫带了下去,午膳是用着这些野味,恐怕还要等上一刻钟。

     言晔和林清回到帐中,在营地里的侍从已经布置完营帐里的用品,言晔挥手让着营帐里的下人离开,独留林清一人。

     林清上前把言晔脱下的盔甲收了起来,十岁的孩子所穿的盔甲也不重,言晔褪下了汗湿的衣服,光滑的背脊开始显现出男子的力道和气概出来了,胳膊上的小山包也在增长着,林清拿着衣服顺手捏了几下,紧实的很。

     他又看看自己单薄的身躯,有些不满,本来在末世里自己的肌肉可是厉害的很,现在在夙清宫里吃好喝好让自己的小肚腩都开始显现出来了,下次回到夙清宫里,一定要加强锻炼才是。

     “阿清,衣服啊。”言晔看着林清没有什么动作,只好自己把他手上的衣服拿来穿上。。一身暗绣镶边的滚云纹衣袍,头发也重新打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