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近几日,朱寒若暗地里让三皇子给了言晔不少好处,就连夙清宫里洒扫仆人都开始认真的工作起来,这让林清的工作量减少了许多。平日里只要照顾好自己的花圃就好了,之前种植的花生红薯都开始发芽了,系统也喜滋滋的说着属性每天都有着一定程度的增长。

     言晔因为有着三皇子间接的保护,也可以独自一人去往国子监学习着,之前林清受伤让言晔心里有着阴影,现在说什么也不让林清跟着去国子监进学,只是带着几本在国子监里拿到的书给林清闲暇时看着。

     花圃里种植的花朵在阳光下蓬勃着生长着,张牙舞爪的样子甚是可爱。就连之前被言晔揪下一大把的半枝莲也恢复如常,只是还是委屈的不跟林清说话。林清只好特意的把新发的肥料分出大部分安慰着半枝莲。

     “阿清!”赵宛穿着新衣在门口喊着他。

     “阿宛,你怎么来了?”林清刚弄完肥料,正一手土的样子。

     “你看看!”赵宛走进来在原地里晃动着。

     “副主事。”林清看着赵宛身上的料子得出这个答案。

     赵宛得意洋洋道:“上次没看管好文殊兰的副主事被贬了,现在这个好机会轮到我这里了。”

     林清并不讶异赵宛的升职,他在设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会有人代替当初看管的主事,而赵宛人勤嘴甜的被看中也是正常的。

     “不过你以后做事也要谨慎些。”林清还是提醒着他,副主事背锅的几率太大。

     “我知道的。”赵宛弯弯眼睛,突然伸手抱住了林清的腰。“阿清我会更加努力的。”赵宛把头放在林清的脖颈处闷闷的说着。

     林清感受着脖子处温热的气息,连忙把赵宛推开,脖颈处一直都是致命点,若不是现在没有异能,恐怕林清第一反应就是杀了赵宛。

     “阿清怎么了啊?”赵宛被推开后疑惑的看着林清。

     林清僵硬的扯出微笑来,“我只是不习惯。”

     赵宛撅着嘴有些生气,自从林清受伤醒来之后,就与自己不怎么亲近了,反而跟那个八皇子很好的模样。

     林清看着赵宛生气的样子,只好弄出另一个话题来,他原本就希望含笑住在夙清宫里,这样也方便他知道宫里大小事情,从而照顾好言晔。他也问过含笑的意见,她听到重回夙清宫也是很高兴,西边灌木的小伙伴他们都是可以随时联系的,植物之间有着独特的联系方式,他们在一定距离里联系方式可以用着风声花粉根茎。

     “西边灌木的含笑吗?”赵宛皱着眉思索着,他虽然还没有主事决定的能力,但是这是林清头次委托他办事,这让赵宛又打起精神来,自己可不能让林清失望。

     “好,我回去跟主事说说。”赵宛神采奕奕的答应着。

     等送走赵宛,林清才发现言晔已经背着小书包回来了,他看到赵宛似乎有些不开心。林清拉着一脸生气的言晔回到夙清宫里,管事的李公公早已经弄好午膳。

     言晔放下书包坐在缠丝梨花木椅子上,桌上摆着碧粳粥、糖蒸酥酪、鸡丝银耳、桂花鱼条、八宝兔丁。旁边站着两个小宫女布膳着。

     言晔招呼着林清坐在一旁一起吃着饭,李公公看着这样的情形皱皱眉没说些什么,他可没忘前几天他制止时,八皇子把一桌饭菜都掀了,最后还是这个叫林清的对八皇子行为生气了,八皇子才示弱道歉,反正现在他也是看着三皇子的脸色,八皇子没有礼仪也不关他的事情。

     “你们下去吧。”言晔知道林清不习惯有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着。

     “诺!”周围布膳的小宫女跟着李公公离开了前厅。

     言晔站起身用筷子夹着酥酪放在林清盘子里,“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我让他们做了好多小点心呢。”

     林清夹起一块,嘴巴里甜味柔软的在舌尖里蔓延着。“以后不用特意弄这些小点心的。”今天李公公看他的脸色又阴沉几分,虽然林清很喜欢言晔对自己的关心,而且一起吃饭也是像极了家人之间的陪伴,但是平日里还是低调谦和的好。

     “不喜欢吗?”言晔带着几分委屈的问着。

     林清最受不了言晔对他撒娇了,只要言晔一用着黑亮澄澈的眼睛专注的看着自己,他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不是的,只是我还是个花匠,跟你一起吃饭就已经是违礼了。”林清咽下嘴里的酥酪解释着。

     “不,我喜欢对阿清好。”言晔抱着林清的胳膊晃着。

     “好好好,先吃饭吧。以后不用专门叫人弄那么多东西,要不然我会生气的。”林清只好拿出自己生气的法宝治着言晔。

     “知道了。”言晔自己也明白林清不想惹事的心情。

     “今天来这里的人是谁啊。”言晔吃着饭不经意的问着。

     林清夹着菜放在言晔碗里答着,“你说赵宛?以前在茗溪院的好友,现在是御花园的副主事,我拜托他办点事。”

     赵宛。这个名字在言晔的脑海里扎下根,他今天明明看见两人是如此亲密,这个人以后还是要少接触阿清。

     “怎么不拜托我啊,我也可以的。”

     林清笑着摸着言晔的头发,“一点小事而已,不用麻烦皇子的。”

     言晔没回话大口大口的扒着饭,他心里也明白现在自己只不过是靠着朱寒若和言晋的帮助才有现在的生活,权势果然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重要的。

     言晔和林清就这样过着十几天清净悠闲的日子,言晔也从开始的治国通论学到了兵法。之前委托赵宛的含笑也成功的移植到了夙清宫。

     不过这次含笑没有成功在夙清宫里称其霸来,林清种植的土豆长了起来,这位大名豆豆的土豆凭着地下粗壮的根茎成功的打败刚刚到来的含笑。

     含笑心里憋屈着向着林清撒娇着,林清只好拔下几颗土豆哄着丢失面子的含笑。不过自这天过后,含笑就成功的和豆豆开启的争霸夙清宫的大战。其他的花草也是站在不同立场呦呵着,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林清在含笑移植过来的好几天里,因为争霸大战每天都要哄着不同的植物。生怕他们一生气就自残。有的花朵心眼小,一点怒火就能让他们自残以刺激林清,简直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他们也就是仗着林清不舍得让他们受伤,才如此放肆。

     不过林清也乐意宠着这些骄傲的花草。

     随着夙清宫的日子变得越发的滋润,言晔原本瘦下的双颊也开始白嫩圆润起来,圆鼓鼓的小肚子让林清总是忍不住的摸上两把,现在的言晔简直是唇红齿白的小正太,随便开启的撒娇模式都能萌化林清的心,而言晔也每晚缠着林清睡在一起,只要林清一拒绝,他就泪眼汪汪的哭诉着晚上是多么孤单寒冷,林清无奈只好陪着言晔睡在一起。他想着等言晔大些年纪再分开,一个十岁的小孩在房间里害怕也是正常的。

     这天,林清正给新来的蔷薇搭着木架子,含笑就开始叽叽喳喳起来,豆豆也不甘示弱的跟她吵了起来,现在林清的异能掌握的越发的熟练,现在已经不用触摸植物聊天了,他已经能随时的倾听着与他亲密的植物诉说。

     “有种你就过来打一架!”

     “你怎么不过来,看你丑不拉几的样子。”

     “你好看?长得像村姑一样。”

     “村姑长你这样才对!过来啊,我可是在南边扛把子的。”

     “在这里还不是被我打趴下!”

     含笑和豆豆吵的越发厉害。

     “加油含笑!我说你们家红薯长得也丑。”

     “你才丑呢,豆豆,月季又欺负我。”

     “含笑月季,有种朝我来,别欺负我家阿薯。”

     “嘻嘻,真是一群无聊的花。”蝴蝶兰在风中微荡。

     “你说谁无聊,上来战!”含笑和豆豆同时朝蝴蝶兰吼着。

     “阿清!他们联手欺负我,我不活了。”蝴蝶兰被两个加重粗吼吓得抖落着花瓣。

     “好了,不要吵了。好好相处不行吗?”林清弄完怯生生的蔷薇,赶紧安抚着正在掉落花瓣的小蝶。

     “那你说我们谁是老大?”豆豆粗生粗气的说着。

     “你们都是老大还不行吗?含笑是夙清宫花圃的老大,豆豆是夙清宫蔬菜界的老大。”林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种出这种奇葩的土豆。

     “这样也行,以后花圃听我的。”含笑在风中摆着叶子。

     “阿清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我以后管着种田方面。”豆豆叉着腰闷闷的说着。

     林清看见两株不再闹腾也舒下一口气来,小蝶见任性过了,又抖抖身子傲娇的说着,“好了,我不死了,阿清以后还要宠着我。”

     “好好,宠着你。”林清给小蝶松着土,任劳任怨的做着花奴。

     “阿清,说正事了。”含笑正经起来了,“我听凤仪宫的牡丹说了,皇后和四皇子要从青云山回来了,之前他们去礼佛也是因为太后的寿诞要到了。”

     “什么时候回来?”林清背对着含笑整理着埋花生的土壤。

     “不清楚,丹丹是听到宫女说的,不过太后的寿诞在八月十五,刚好中秋呢。现在也是八月了,应该要快了。”

     林清点点头,太后的寿诞和中秋一起,宫里应该挺忙碌的,皇后应该早点回来主持大局,他也挺好奇言景的,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有心性去礼佛,看样子挺不错的。

     “阿清啊,还有言昶啊,现在一直关在丽妃的丽华宫里,嘿嘿。小兰也长好了不用去蛮荒之地了。”

     “嗯,挺好的。熊孩子就是要给点教训。”林清满意一笑,对比言昶,他简直觉得自己养的言晔就是个小天使,除了有些粘人之外,其他的都好。

     等林清整理好花圃时,滴滴滴的田田又出现了。

     【现在已经八月了,阿清你可要抓紧了!夏天就要悄悄过去,冬天就要来了啊。】

     “你又打什么歪点子?”

     【哪有啊,现在种植的粮食,阿清已经逐渐增加了,但是还有牲畜啊,没有肉类我们怎么在寒风冷雨下生存下去。】

     “······”

     【阿清别不理我啊,冬天的地窖也要挖呢。还有一般冬天用的大白菜还没种。】

     “······”在皇宫里挖地窖?林清觉得自己的人生被系统这么一闹腾,本来好好的心情都被弄完了。

     【我不管!我不管嘛,阿清快去弄啦,我不管。牲畜时间限定一个星期,地窖给你三个月好了。】

     “你还是不要说话。”林清按着额头上突突的青筋叹气着。

     他现在要在皇宫里养鸡养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