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林清是个孤儿,自小孤僻清净,不与外人亲近,唯一有好感的院长妈妈也在他上大学的时候病死,更何况自己是一名同性恋,属性纯零,在学校里更是独来独往,隐藏着自己的小秘密。

     正当他以为自己就这么孤独终老的时候,末日猝不及防的爆发了。

     他成为了异能者,能和植物沟通的异能者。林清本来就是a市园艺系的学生,对植物有着本能的认知,他靠着指挥变异植物的能力在末世活了下来。

     之后遇见了自己的男友,a市基地的领导人,他指挥着各种变异植物帮着男友扩大基地,而男友看他的眼神也越加的晦暗莫测。

     末世里有两样十分让人眼红的事物:变异动物和变异植物。尤其是变异植物,源源不断的攻击力和再生力,能够掌握变异植物的人,等于直接掌控了末世里的生存法则。

     所以有一天,林清利用变异植物偷听到自己的男友要致自己于死地的消息时也不震惊,太强大的力量总是让人害怕,但他也不是为了爱情任人宰割的人,况且男友对他来说只是一时的陪伴而已,果然爱情还是不可触及的东西。

     他离开了基地,开始四处流浪,可就在流浪的时候遇见了群居的变异老鼠,四处可控制的植物基本上被锯齿类动物咬的七零八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量的老鼠咬蚀自己的血肉。

     原来再强大的力量也是有弊端的,林清的意识涣散了,*消亡的速度最终感受不到。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一张大通铺上面,被子有着霉朽气。他旁边的窗户里透露着温柔的阳光,细碎的洒在自己脸上。

     整个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轻轻的呼吸里有着淡淡的花香。在末世待久了,他还没有这么宁静的躺在床上闻着熟悉的花香,仿佛时间又回到了末世来临之前。他想要动动身子,却被自己的手吓了一跳,白皙的小手里带着淡淡的茧子,自己在末世里所带的伤口都消失了。这不是自己,这个念头让林清心跳加速着。

     门外有着窸窸窣窣的响声,尖锐的声音刺激着林清的大脑,“林清这贱奴弄坏了御花园里新出的绿菊,怎么被打了几十大板就敢装死!要不是德妃娘娘宽宏大量,咱家还不待见这个小杂种呢。”

     “苏公公说的对,只是阿清本来身子骨就弱,被这一吓才卧病数天的,怠慢苏公公了,我现在去喊他。”一个清澈的声音响起,带着唯唯诺诺的谄媚。

     林清撑起身子揉揉脑袋,尖锐的声音刺激着残留的记忆,他慢慢恢复了平静。

     这里应该不是末世了,而是被称为所谓的东盛国,林清虽然历史一般,但也知道这不属于自己所属时代出现的国家,但架构应该和隋唐时期差不多。而他不是那个末世挣扎求生的林清,而是这里的一名花匠,因为在御花园里不小心弄断德妃娘娘的一枝绿菊,而被打了几十大板,这副身体之前的灵魂应该是消亡了。

     林清看看自己的身体,小小的大概有着十五六岁的模样,套着一个青色的麻布衫。

     吱呀门被打开了,一个也是穿着青色麻布衫的少年走进来,看见林清坐在床上的模样笑出声来,“阿清你终于醒了啊,昨夜里你差点没了气息吓死我了。”少年放下手中的物件走向林清。

     林清动动精神世界的意识,想要重新召唤起异能,却发现自己控制植物出现的能力消失了,他诧异的看着自己无力的手腕,没想到异能居然没有跟过来,不过能活下去也算是大幸了,他一向是知足的,渴望越多才是失去越多。

     “阿清你怎么了啊?”少年挥动的手担忧的看着林清。

     林清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会,这个少年原来是自己的朋友,名唤赵宛,也是一名花匠。他们俩都是茗溪院里的学徒,但是自己因为天赋被这里的师傅看中,跟了去御花园。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自己现在应该是御花园里的花匠了才对。

     “没事,突然醒来有些晃神。”林清冷淡的回答着,声音不似以往的沙哑,反而是少年清脆的嗓音。

     “没事就好,现在你又要回到茗溪院里继续当学徒了,还以为你能在御花园里谋一个好职位呢。”赵宛的声音里透着低落。

     “对了,你醒过来了就要继续做事了,我虽然照看着你所属的四方土,但是我可没你那么厉害,现在里面的植物有些都要凋零了。”赵宛说完微微抬头看着林清的脸色,有些歉疚。

     “没事,等等我就下床去看看。”林清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这个人传达的气息是温和的,对自己应该无害。林清在末世里待了十年,这种识人的功夫还是有的。

     “那我扶你吧。”赵宛轻轻搀扶着林清下床,弄了一些洗漱的水来,让他打理着身子。

     等一切弄完,林清走出这件房子,终于看到外面的世界,鼻尖的花香越发浓烈,周围是一片姹紫嫣红的模样,大概有十几个穿着同样布衫的少年在院子里忙活着,天是澄澈的蓝色,上面漂浮着几朵慢悠悠的白云。林清在此刻才真正的笑了起来,这样宁静的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只要自己在院子里安分守己,不争不抢,应该可以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林清!醒过来就快点去打理自己的四方地,还有主管新要的蓝丹要是枯了,就不止二十大板了。”前面一个穿着深蓝布料的中年男子看到他大声的喊着。

     “是!”林清按照记忆行了个礼,走向了属于自己的四方地。院子里每个少年都有着自己所属的土地种植着主管所要的植物,赵宛的地在自己的左边。

     好几天没打理让自己的植物有些凋零的趋向,地上先是有着一丛丛的三色堇模样的花,大株的花草在后方,前面是一些低矮的植物,他抬头看看阳光,这样的摆放是很适合。看来这个林清的确是挺有天赋的。

     刚刚那个中年男子是茗溪院的主事于泽,他所说的蓝丹应该是地方一丛快要枯萎的蓝雪花,这种植物应该是结实好种的,可以不断的开花,只是株型不好控制,怎么会突然枯萎。

     林清蹲下身查看着蓝雪花的根脉,随然嗤笑一声,看来是有人故意针对他,根茎上有着明显的外力破坏的伤痕,林清摸着蓝雪花的根茎试图与它沟通一下,慢慢的脑海里传来细碎的低语,“痛死我啦,呜呜呜那些小坏蛋故意用铲子弄我,哼哼哼~”

     “你地下茎脉络广阔,这些小伤不算什么的。”林清安抚着蓝雪花。

     “呀,你居然能听见我讲话哎,你好厉害啊,哎哎哎你要对我好点知道吗?原来的林清那么自大导致总是惹怒很多人,然后他们就过来欺负我。”蓝雪花撒着娇微风拂动的叶子蹭着林清的手心。

     “知道了,你居然知道我不是那个林清。”林清捻起一些泥土,属于干黏类型的,不适合蓝雪花的生长,他在末世里只能和植物沟通,这让他对这些小花小草有着独特的感情。

     “当然了,我可是开启了灵智的,你看看地上那群三色堇呆呆傻傻的,我跟她们都没话说寂寞死了,以后你可要陪着我一起。”

     正在林清和蓝雪花沟通的时候,赵宛拎着水壶走过来道:“阿清,你的花没事吧。”

     “没事的。”林清拍拍衣服站起身来问:“附近有石子和大的花盆吗?”

     “园区右边有堆积的小石块,花盆要自己去主事里领取。”

     “谢谢了。”林清颔首笑意的应答着,他的大部分异能消失了,但还是能和一定的植物沟通,不过耗费的精神力也多,还要和植物有着接触才行。

     主事虽然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但是养殖花草的事情不能耽误,御花园的主事要这株蓝丹已久了,要是再出什么事,自己的职位都有着一定的危险。

     林清拿着朱红瓦盆在园区里挑拣着不大不小的石子回到自己的四方地,每个少年都有着自己的种花工具,林清拿起一把小铲子细碎的弄一些树叶带着土壤混杂着小石块,再小心的把蓝雪花移住到盆里。

     “阿清,你这样蓝丹不会死吧,要是这花出事了,主事肯定会要了你的命的。这可是上面名单里写着的。”赵宛浇着自己的花草小心翼翼的问着。

     “没关系,”林清撇了一眼赵宛的四方地缓缓的说:“你浇的水太多了。”

     “啊!是吗?”赵宛手忙脚乱的收起了水壶。

     林清勾勒起嘴角看向赵宛摇摇头,之后又侍弄起自己的花草,这株蓝雪花就让它暂时跟着自己。

     三天后,蓝雪花在瓦盆里疏散着枝叶,平时林清和她聊天也让这株叫做丹丹的小花心情变好,植物的心情变好自然也会长的越发好看。原本有些枯黄的枝叶现在形成一大株的花瀑布,加上林清的教导使原本不容易控制的株型也长成十分漂亮的样子。

     茗溪院里的于主事看到林清送上的蓝丹,平时皱在一起的眉头也疏散开,他抿着嘴接过这一盆蓝丹道:“等会我去送到御花园里,你小子这回干的不错。”

     林清低着头道:“还是主事教导的好,要不是主管给的瓦盆,这蓝丹也不会长成瀑布的样式。”

     主事眯着眼看着这盆蓝丹,果然还是在盆子里挺好看的,放在地上反而脏了,看来自己用这点去提醒御花园里的主事也能得点好处。主事越想越开心,便没追究前几天花都快枯萎的事情。

     “对了,今天也是你们去东三门领取种子的日子,你挑些玉簪花的种子,院子的墙角弄些点缀。”主事拿着蓝丹出了茗溪院。

     林清挠挠耳朵,今天早上他是被这株蓝雪花弄怕了,一直在自己耳边哭号着,抱怨自己把她送出去,蓝雪花此时也在盆子里闹着别扭,明明说好爱我的,就这样把我抛弃给了别人。主事把这盆蓝丹送到御花园,刚好御花园的主事也在,便把这株蓝丹安置在另一株旁边,微风轻轻的拂动着,丹丹羞涩的动动身子,她开始原谅林清了,因为旁边这株居然是个帅哥,而且也开启灵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