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这是逆天之事,你这样做难道会没有危险?”言晔咬牙切齿的瞪着林清。“更可况这种奇能怎能随意使用。”

     林清惊讶的听着言晔的话,他想过万千种回答,只是没想到言晔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如此,他看过识过很多人的心思,但是只有眼前的这个人是真心诚意,没有忌惮、、没有觊觎。

     “没事的,这些都是存在的东西,我只是让它们换了个位置。”林清顿了顿后道,“你不怕?”

     言晔笑了起来,摸着林清的头发。“所以多年前悬崖下面的桂枝汤和逃脱刺杀都是因为如此吗?至于这个大猫突然出现在王府之中也是这个原因?”

     “你早就知道?”林清听到悬崖下的桂枝汤惊讶道。

     言晔摇摇头,“我并不知道原因,我只知道你和常人不同,但是这又能怎样,你是林清,是一直在我身边的人,是我最爱的人就好。”

     林清听到这句温软的笑了起来,心底被温热了起来。

     “其实我···”言晔顿了顿下定决心道,“其实我也不算是常人吧。”

     “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七夕在天客居听得戏文,里面说的返魂之人。”言晔从抓着林清的手腕变成了十指相交。

     林清专注着听着,对手上的小动作没怎么注意。

     “我可以说是经历了一世,原本在前世里夺位失败后自杀,没想到却能重新来过。”

     “重生?”林清惊呼。

     “这个词语倒也合适。”

     “所以,所以你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也许命数会有变化,但我一定会活着回来。”言晔笑道。

     “自杀?”

     “今世有你在,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更何况我有了教训不会再犯第二次。”言晔信誓旦旦的允诺。

     两人说完彼此的事情后,皆坐在椅上相互消化着彼此今晚所说的事情,灯火明暗不定,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那你什么时候重生的?”林清好奇的打破这沉默的气氛

     “小时候,还没遇见你。”

     林清点点头嗯了一声,随后惊讶的拍着桌子,“那你以前都是装的啊,什么小时候怕黑粘着我,还要拥抱亲吻。”林清想着小时候经常亲着言晔的脸蛋,虽然样子是小时候,但是心智是大人啊。

     言晔愣神没想到林清现在居然追问起这事,一时尴尬不知怎么回答。“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林清听言晔的回话,别扭的说了句小言常用的句式。

     “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骗你,只是当时必须装作小孩子的样子,才能不引起他人怀疑。”

     林清听着言晔的解释哼了一句,“那以后别粘着我了,你这样算起来都活了多少年了,以后别装小。”

     “可是我喜欢阿清啊,阿清难道不喜欢我这样?”言晔托腮眨着眼睛撒娇道。

     “别粘着我只是不想要别人的碎语。”林清转过头不看言晔的卖萌。

     “这里又没有别人。”

     “那你的心上人肯定介意啊?”

     言晔挑眉看着林清别扭的样子,心里暗喜的晃着手中的画轴道,“我心上人啊,就在这画里面。”

     林清眯起眼看着言晔手上的画轴,心里痒痒又有些烦闷。“给我看看。”

     “不行,这可是秘密。”言晔把画轴别在背后神秘的说着。

     “那算了,我能去战场了吗?”林清翻了个白眼换个话题。

     “嗯~”言晔挑眉笑看林清别扭的样子,“你可是茗溪院副主事不干了吗?”

     茗溪院这个问题林清暂时还没想到,宫里的消息还要通过茗溪院的花草了解,若是真的舍弃了这份职,自己怎么帮言晔···林清又想了想,言晔既然是重生之人,必然比自己这个穿书都不知道剧情发展的人更具优势。

     “当然,我不干了,你去替我解职。”

     “好,我就说林司匠去嫁人了。”

     “什么嫁人!胡说什么。”林清闷笑了一声,“嫁给谁?”

     言晔晃头没回答,反而左右寻顾着房间摸着下巴开心道,“那今晚我睡这里。”

     “什么?!”林清站起身,自言晔成年后,他们再也没有同床共枕过,不对!同床共枕这个词语似乎用的不对。

     “明日我们就要去兰凉城,在王府的最后一晚,想要和你一起。怎么你介意什么?不都是男子吗?”

     “我···”林清咋舌不知怎么应答,他还是觉得等内心不切实际的想法消失后,才能和言晔正常的相处。

     “好了,我困了。”言晔打着哈切拿着画轴走到床边开始解着衣服,紧致的皮肤上面有着一些伤痕,是那年水灾时受的伤,当时没什么药膏,导致伤痕一直没有除去。

     林清脸红的看着言晔的后背吼道,“脱这么多怎么睡觉!给我穿上!”

     言晔回头笑看着林清随手将衣服搭在椅上,顺势溜进被子里。“我喜欢这样睡,舒服。”言晔伸出手拍拍床的另一边,“快睡,明日还要早起。”

     林清唾弃着自己心里的期待,同手同脚的走到床掀开了被子。

     “不脱?”言晔失望的看着林清窝在墙边的背脊。

     “我习惯这样睡。”林清面对着墙闷闷的回答。

     “好。”言晔长臂一伸把林清揽了过来,林清的背后紧贴着言晔滚烫的胸膛,从背后都能感受到言晔的心跳声。

     “好久没跟你这样了。”言晔下巴摩擦着林清的脖子怀念着。

     “你放开~”拉长的尾音颤巍着,林清扭动着身子想要挣扎开,挣扎的身体时不时的碰到言晔的身子。

     “别动。”言晔深呼着气下意识的蹭着林清的臀部。

     林清停下了动作张大了嘴讶异的感受到下面的温度,“你!”

     “别说话。”低沉的嗓音带着沙哑的情·欲。

     林清僵硬着身子看着昏暗的墙面,身下的温度似乎又大了一圈。言晔居然···

     言晔加重着呼吸声,喘息在宁静的夜里听得十分清晰,林清不敢动也不敢说话静静的等着言晔平静下来。

     半响后,身后的温度开始变得正常了起来,林清有些尴尬不敢回头看着言晔。

     “小晔年纪到了,是应该有个侍妾了。”林清闷了半天说了一句。

     “我有心上人了。”言晔继续抱着林清没有放开。

     林清心里有些凉凉的,有了心上人所以就连侍妾也不需要,这样很好啊,他之前就教导过要一心一意,但是自己却是很难过,若是有了侍妾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更加苦涩。

     “我很爱他,今生只能有他。”

     林清附和的笑了一声,他睁眼看着墙面,有了心上人真好,今世只能有他这句话真好,若是言晔心上人听见应该会很欢喜吧。

     “不能告诉我吗?”林清沉闷了半天鼓起勇气问道。

     回复他的只有浅浅的呼吸声。

     夜深人静,呼吸浅浅。

     微亮的阳光顺着窗户洒落进来,林清蹭蹭旁边的人睁开了眼,言晔还在闭眼睡着,两人的姿势不知在何时变成面对面搂在了一起,林清尴尬的想要拨开言晔的手,他现在真是很无语言晔的行径,两个男人会这样拥抱在一起睡觉吗!他想着言晔醒来时,一定要好好教育他这个问题,这完全是在撩拨他嘛。

     言晔感到不适又哼了一声,又加紧了手上的力度,林清就这样被禁锢了起来。

     林清见着日头还好,只好继续等着言晔醒过来,今日出征之日,他还是想要言晔能够精精神神的出门。

     他抬头看着言晔的脸,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眼睛很好看,鼻子也很挺。”林清的手顺着眼睛一直摸了下去,直到接触到温暖柔软的嘴唇。

     “唇形也很好看,只是太薄了,说不定很薄情呢。”林清打量着。

     “不会薄情。”言晔闭着眼说了一句。

     “你醒了!”

     “嗯。”言晔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红耳赤的林清。

     “我··我··”林清语塞不知如何解释。

     “梳洗吧,早点去城门。”言晔没继续逗林清,翻身起了床,拿起衣服穿了起来。

     “好。”林清急匆匆的起床,顺便穿上鞋子跑到外面打着水。

     城门外,将士穿着沉重的盔甲哦,气势恢宏。城墙上数十位鼓手在敲击着鼓面,声声隆隆。稀薄的阳光穿过每个人的身上,在青石板上铺满层层的光亮。此径一去,不知何时能归。此时的城中开始热闹起来,无忧的百姓熙熙攘攘的说话行走,喧闹声都快溢满到外面,而每位士卒的脸上都是肃穆与寂然,因为城中的百姓,因为百姓中的家人,他们所战的是豺狼虎豹,为之所战的也许不是国,而是他们的家。

     言晔骑上烈马在前方说着话,其他皇子也过来送行,言景在一旁看着言晋面无表情的对着言晔说着早日归的话,昨夜里皇后早已嘱咐过的事情,言景对其铭记于心。虽然皇后所说要在路上解决,但言景对此更是注重东盛国,若是皇子在中途死去,必然使士气低落,而战场上则会激起雄心。言晔不该活,兰凉城就是他最后的归地。

     言晔似乎有感觉般看了言景一眼,嘴角轻笑着,似乎是看透了言景的内心。

     言景面不改色也对着言晔笑着,口型说着,“早日归来。”

     言晔心里嗤笑一声,我必然会归来,回来时就是棋盘的开始。

     苍弘立马在一旁冷冷的看着言景和言律,他可没忘这两人在这些年给宁王下的绊子。他转过头看着城门眼睛一亮,季苏身形单薄的倚在门边不满的看着自己。

     昨夜他问过季苏会不会来送自己,得到的却是令人失望的回答,万万没想到季苏居然真的来送行。

     林清则是跟着军师许攸在一旁,许攸是个看起来特别老实的人,下垂眼十分无辜的样子,看到他也是乐呵呵的笑着打招呼,而田田的体型变小放在马上的袋子里。

     一声马鸣,言晔拉着缰绳在前方开路,后面将士骑马的跟了上来,京城所带的兵力虽然不多,但都是精英之师,其他兵力由各个都督派兵前往兰凉城。

     守卫王城,清除异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