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冬雪逐渐融化,水滴滴滴答答顺着廊檐而下,汇成一股股水流。而言昀没熬过十天,五皇子殇,皇帝辍朝、大内素服各三日。而皇帝对言晔只是罚了禁闭一月,南绯颜倒是气鼓鼓的像大公主抱怨着,大公主责怪的带着南绯颜回了南炎国,虽然她是东盛国的公主,但是现在她们代表着南炎国,怎能任意干扰东盛国的内政,更何况是关乎皇子生死。

     凝月殿,冷冷清清。月贵人的父亲因为受贿之事被弹劾,吏部位置暂时被副主管代理,幸好是新年已过,事务都少了不少。,这才让吏部暂时运营了下来。皇帝也在等着考核成绩出来,新任吏部侍郎。

     初春时节,武王便从边境回来了,夏国成为东盛国附属封地,夏国新任的王也是东盛国封任的异姓王。林清在武王来夙清宫时看过几眼,虽然两鬓如霜,但是威严和肃然却是更加深刻。林清在院子里整理着花草,而言晔和武王在房间里待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林清并没有用植物传递着信息,言晔有他的小世界,林清并不想全部的干扰。

     只知道最后吏部的位置被言辙凌的手下拿到了,但是皇帝并不知道这一点。林清倒是不担心,言辙凌越是渗入权力中心,事情发展就离言晔既定的结局越远。

     悠悠然然,五年一晃而过。五年里日子一如的平淡,武王回京后手上拿住了部分边疆的兵权,对言晔也是越加的照顾,宫里剩下的皇子因为成年都出宫在京城另辟府邸,大皇子封为穆王,三皇子封为晋王,四皇子封为秦王,七皇子封为豫王,而九皇子因为在一年年祭里打破了圣上祭祀所用的圣品,被罚贬谪到封地为王,名号为端王,想必是皇帝希望九皇子能品行端正。

     而系统也快升级了大半,平日里已经开始静静沉睡着准备化型,据田田所说,只要不违反世界规则,它在其中化作规则里允许的东西是可以存在的,这让林清还有些期待,不知道田田会变成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而今日是言晔封王的时候,林清拿着花锄在菜园子里弄着秧子,初春植物蓬勃的生长,夙清宫一片春意盎然。

     “林司匠布置的院子是越发好看了。”李公公带领着小太监弄着兔笼,看到此景夸赞着。

     “那还是要多谢李公公的提拔。”林清扒着野草恭维着李公公。

     李公公笑的眯起眼点头咋舌,“林司匠今年有二十三了吧,现在还在茗溪院里任职呢,现在来夙清宫打理着,真是有劳了。”

     “哪里,夙清宫也算是我的本家。”

     “不过林司匠现在在茗溪院可舒服喽,本身就不隶属宫中内务,还能在外面置办院子娶妻呢。”李公公颇有遗憾的看看自己。

     “以公公的能力在宫里任职更会得到倚重。”林清笑道。

     “林司匠的嘴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李公公笑然的带着弄好兔笼的小太监离去。

     几年前,林清因为年纪到了,资历也足,已经在茗溪院里当上副主事。当时可以选御花园和茗溪院的主事位置,但御花园隶属宫中内务局,所有林清选择了在茗溪院的副主事,这让赵宛不开心好久,茗溪院处于宫墙外围,布置的一个院子都是培养学徒,林清在茗溪院任职也可以随时的出宫行事。

     林清捯饬好蔷薇花架子,给含笑修理完乱长的茎叶,拔完新生的野草后,日头也渐渐落下。言晔穿着正服回到夙清宫里。

     “宁王殿下驾到!”小太监喊着,一排排人进入夙清宫里。

     林清放下手中的花锄跟着宫内的侍从跪拜在地,他抬头看着言晔穿着绛红衣袍在其中耀眼卓然,曾经小小的少年现在已经成长成顶天立地的模样,原本嫩嫩的稚气现在变成俊朗疏阔的气质。

     言晔如墨色漆黑的眼睛看到林清,嘴角悄然的上扬着。

     “宁王殿下,府邸已经设好,明日即可搬入宁王府。”

     “这里还要多亏李公公打理了。”言晔笑道。

     “老奴自会兢兢业业的打理夙清宫上下。”李公公跪拜在地行礼。

     翌日,言晔正式离开皇宫,入住宁王府。新建的府邸,还有着木头星屑的味道,整个府邸建造的疏阔大气,王府大门为五间,正殿为七间,后殿五间,寝宫两重,各五间。大门三间,梁栋、斗拱、檐角用彩色绘饰,门窗仿柱用黑漆油饰,门上有金漆兽面锡环。府邸内还设立了一个练武场,排放着弓、弩、枪、棍、刀、剑等。一排排肃立竟然。

     林清也从茗溪院打了告示出来,去往宁王府里给言晔庆贺。

     言晔在前堂招呼完来的宾客,便回到所住的蔓竹阁里找着林清。林清穿着青衫打量着院落里的空地,墙外倒是绿柳周垂,千丝万缕。抄手游廊延伸到外面的荷花池,院中的甬路上布满白色的鹅卵石,其中山石点缀,只是这里花草植物少的可怜,只有墙上攀爬的蔷薇簇簇。

     “阿清,我回来了。”言晔笑道。

     “现在可是王爷了。”林清颇有感概。

     “那我也是阿清的啊。”言晔调侃道。

     “怎么院子还没布置好?”

     “等着阿清在这里住下布置啊,你不是说过想要自己的小院子吗?既然现在已经是茗溪院的主事,在外面置办院子实属麻烦,不如住在这里,阿清可是要一直陪着我的,莫要忘了。”

     言晔目光灼灼的看着林清,手心出了细微的汗水。

     林清看着空置的院子笑了起来,他原本想要自己置办院子后弄个农家生活,但是在王府之中,行事未免不方便许多,但是他看着言晔期待的眼神,又不知说些什么回绝,毕竟两人一起生活了八年的光景,言晔对他的信任和依赖他是明了的。

     “阿清完全可以把这里当做是你的小院子,这里清静幽雅,没有外人擅自闯入,阿清想要做什么都可以。”言晔颇有急切的劝说。

     阿清左右打量着,慢吞吞不好意思的问着,“我···我可以···养鸡吗?”

     言晔愣在一旁,皱眉思索的林清的话,他是听错了,还是怎样?

     林清吐气解释,“我自己置办的院子,想要弄个农家生活。王府之中,哪能做这些,小晔我置办院子后还可以随时来王府看你就好。”

     “不!”言晔虽然还不明白是什么事,但是听到林清拒绝后,不管之前说的是什么都答应下来,“这个院子就是你的,怎么弄都行。”

     林清笑眼看着言晔,暗自感慨着,感觉自己培养出一个兄控是怎么回事。

     “宫里的大黄和含笑还能来这里吗?”林清想念着夙清宫里闹腾的两位主子。

     “当然,明日我让宫里送过来。”

     言晔带着林清回到房间里,林清所住的房间在主寝的旁边,两个房间距离很近,只有一丛青竹隔开,里面的样式俱全,窗台上还放了一盆娇兰,袅袅娜娜。

     “阿清以后住这里,我在隔壁。若有事直接找我就好。”言晔按照林清的喜好布置着房间,里面幽雅安静,香炉里散发着淡淡的檀香。

     “小晔有心了,房间很好。”

     “阿清,以后去茗溪院值完班后回来,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好,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林清看着院子,感觉自己多年的期待终于实现了,一个家,两个人,一条狗,几亩田地。

     几日后,林清入住后弄了一大份清单给了侍奉的小厮,上面有着林清所需的植物和蔬菜牲畜,系统快要化形,自己还要积攒着属性做事。系统化形后联络上世界的脉络,对他以后要做的事情有着很大的帮助。

     蔓竹阁后方有着一块空地,离主房颇远。林清带着小厮拿着竹制条和木头搭着牲畜房,一个鸡笼,里面可以养些五彩锦鸡,也可用于观赏。还加上一个兔笼、鸭笼和鹅笼,其他牲畜太过于大,林清并不准备置办。

     空地旁,林清辟着几亩地,旁边的牲畜吃剩的料子也可以当肥料,小厮们拿着蔬菜种子或是成型的秧子种了起来。

     林清看着空地被布置成这样很满意,他弄着栅栏围住了这一片的空地,隔绝牲畜和菜园。栅栏上爬满了野蔷薇和夕颜。

     大黄突然来到陌生的地方,胆子变小的那都不敢去,一直缠着林清的裤脚。含笑被移植在院子里,跟着院子里其他的植物打着招呼交朋友,又一次自立是这里的扛把子。

     在主房前的院子里,林清都是种着花草,墙边攀上大群的月光花,因为这是言晔母妃所喜的花朵,林清布置了许多。因为名为蔓竹,自然在角落丛丛里少不了青竹,其他地方星星点点的种着三色堇和苜宿。林清喜欢葵花,还在一处向阳的地方撒着葵花种子,地上丛丛种着栀子马蹄茉莉等。墙上悬挂着几盆蓝雪花,如瀑布般垂下。在石桌石椅旁种着一株桃树,现在时机刚好,桃花纷纷开着,簌簌花落在石桌之上。

     言晔上了早朝后从武王府里回来,看到林清已经坐在石椅上喝着茶,桃花随风纷纷落在衣襟上,火红的云霞照在他的脸上,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似乎一切都是梦。

     “小晔。”林清喊着他的名字。

     不是梦真好。

     “我回来了,院子布置的真好。”

     “嗯,我还带着大黄去其他院子溜了一圈,其他院子也挺好看的呢。大黄现在在流月院的草丛里玩的不回来呢。”

     夜色逐渐降临,林清洗完澡跟着言晔在院子里乘凉,夜风温柔清凉,桃花簌簌。

     “再过一月,就是三哥生日了,到时我带你去看看。”

     “好啊,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晚?”

     “最近边疆有些不安稳,皇叔喊我去谈谈。”

     “武王的确待你很好,这些年还一直让苍弘教你武功强身健体。”

     “很好,但是没你重要。”

     夜晚宁静安然的在两个人之间的谈话中度过,言晔虽然满心欢喜,但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还不够,这一切还不够。自己还没能掌握住自己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