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放映
    第十二章

     当然,在调音师和老板的谈话的时候,让格雷戈尔还有观众们都了解,他并不是真的盲人,只不过是个骗子而已。

     “盲人调音师……可笑的称呼,我的耳朵让人认为无与伦比,人们给我的费用更高,人们更友善,没有那么多戒心,我知道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一幅幅画面展开,表现出调音师在调音时遇到的种种人物,因为爱人而伤心的老人,为自己的婚姻哭泣的女人,有只穿着内裤,在他面前走来走去的男人。甚至还有伴随着他的钢琴声,赤·裸着身体,大秀舞技的女孩!

     徐徐的钢琴声中,最后女孩结束了舞蹈,然后轻轻的亲了他一下,伴随着调音师的眉头轻挑,和诡异地一笑,他的表情是那样的自满意得。

     ‘是讽刺?’这个时候格雷戈尔觉得自己抓住了要点,但是又好像没有。而电影却也在人们意想不到中快速的进入到了*阶段。调音师上门去调音,但是敲门很多次却没人开门,正想要离去的时候,主人开门了。

     “钢琴在哪?”

     “稍等,我带您去。不不,别走那边!”男人声音带着一丝异样。

     而大屏幕中,戴着墨镜的调音师,假装摸索着墙面向房中走去,却不知道踩着了什么,然后摔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调音师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身上已经沾满了不知名的红色液体。虽然说调音师极力装着失明的样子,但是格雷戈尔还是从他的声音中感受到了一丝丝颤抖和恐惧。

     ‘这个演员的演技不错……’这个时候格雷戈尔开始审查演员了。而大屏幕中的主演,虽然说是年轻的黄种人,但是却异样的符合欧美人的审美,而且演技也是可圈可点。

     而这个时候电影的画风也开始变了,又一次改变回一开始的凝重而沉闷,格雷戈尔知道,电影的高·潮到了!

     电影中,调音师被男人手忙脚乱的扶了起来,而途中的画面,却陡然间出现一个瘫坐在沙发上,已经死去的年轻女人!

     女人的右侧脑袋已经满是血渍,但是脸色却很平静,显眼的血染湿了衣裳,阴暗的画面中,使得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恐怖。

     “真没想到您会走这边,我们房子现在装修,然后一不小心涂料还打翻了。”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语气开口,但是脸上却带着凌厉和不信任:“要不您把衣服脱下来,我给您找一身其他的衣服吧。”而令人不解的是,调音师顺从的听了男人的话,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交给了他。

     “上帝啊!他是凶手!你怎么不快跑!”这个时候会场中的观众都被电影吸引了,很多人情不自禁的就开口说道。

     电影画面的主角转成了男人,男人冷漠而又怀疑的脸多次出现在屏幕上,他甚至借口调音师的眼镜脏了,不容分说的摘掉他的墨镜,盯着他的眼睛,想要看出点什么。

     这是一段细致入微的表情特写,不仅仅有着调音师的表情,而且在调音师无神的眼神中,还能看到男人冷漠的表情,让人根本喘不过气来。

     “冷静点,冷静点!他完全没有察觉,阿里,你要表现得自然一点,现在的你,演技都能得奥斯卡了。”调音师的画外音响起,声音带着绝望,带着慌乱,也带着侥幸。男人把他安置到钢琴处之后就走开了,而这个时候,调音师却还是不敢做多余的动作,只能飞快地偏头,然后往沙发上的女人那边看一眼。

     “沙发上那个女人是谁?他的老婆?真够年轻的。”

     “他不是说拿衣服给我吗?怎么还没过来。”

     “不不,冷静点,冷静点,也许他在洗我的衣服,那很好,不是吗?我穿好衣服,调好钢琴,就走人!”

     整个镜头全部都是是调音师面无表情的脸,和慌张的话,伴随着昏暗的画面,让人情不自禁地提心吊胆,开始为调音师的命运担心起来。

     调音师无疑是的抽动几下睡觉,还是那么努力保持呆滞的眼神,有的时候会略微侧耳,那副惶恐不安而又患得患失的样子,让格雷戈尔不自觉地为他的表演加上几分。

     ‘上等演技、上等外形、画面感十足……九十分!’格雷戈尔在心里面打了一个分数:‘要不是他是黄种人,我真应该说自己见证了又一名影帝的出现。上帝啊!他才那么年轻,不过亚洲人都见鬼的年轻,也许他已经三十多岁了也不一定……’格雷戈尔心里面想着。

     “希望他不会翻我的口袋……我的日程本,见鬼!我的日程本!放在口袋里了!瞎子怎么会需要日程本?糟了!”镜头之上,随着这一段内心独白的出现,调音师神经般突兀的将自己的头抬高,眼珠不再像盲人一样不动,而是盲目地乱动着,额头上也慢慢的开始溢出了汗珠。

     一滴汗珠慢慢的从调音师的额头划过,带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使得场面愈加的凝重起来了。

     “他回来了……”就在调音师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男人的脚出现在镜头之上,他缓缓地走到调音师的身后,然后就那么一动不动……

     镜头再度掠过瘫坐在沙发上,瞪着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的女人,回到调音师面前。因为无法回头的缘故,所以调音师并不知道男人站在他的背后干什么,可是一个杀人凶手就站在自己身后,这绝对不是什么无压力的事情。

     “该死的!别回头,你是个瞎子,没有任何理由回头!”镜头上福珀的表演完美至极,画面中的调音师极力控制着自己,嘴唇颤抖着,有的时候还会轻轻的咬紧。那无法掌握自己命动的无力感,从皮肤偶然间的颤抖和眼神中,是那样的让观众有代入感,是的电影院全部都蒙上了一层战栗……

     “说点什么,妈的,说点什么啊!”虽然心理独白是这样,但是最后调音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味的弹着钢琴……

     随着诗人之恋的音乐缓缓的进行着,调音师内心活动丰富面上却努力维持淡定的弹着钢琴,同时,身为杀人凶手的男人却拿着一把气钉枪,对准了他的脑后。

     “我是瞎子,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既然不知道,就应该放松,我必须弹琴,我开始弹琴后他就没有动过。我弹琴的时候他不能杀我,我弹琴的时候,他不能杀我!”

     镜头缓慢移动,在一面镜子中,光着身子弹琴的调音师,拿着气钉枪一言不发地站在他身后的男人,以及那死在沙发上,如同倾听着这动人的旋律的女人……

     导演:宁昊

     主演:福珀、王树……

     编剧:福珀

     制片人:福珀

     ……

     字幕在飞快地划过,也预示着电影已经完结了。这样突兀的完结使得在场的观众们都下意识的张大嘴巴张大了嘴巴。他们没想到电影这么快就结束了。

     “所以说,那个调音师一定是死了!”这个时候忽然一个男人开口大声的说道:“电影一开始的声音,一定是气钉枪的声音!”最开始看电影的时候还能够记住这些细节,可见这个男人的电影欣赏能力也不错。

     “不,不应该是这样,他最后不是说了吗:只要我弹琴,他就不能杀我……之前调音师来到凶手家时,那对门出现的老人看见了他。如果他在弹琴中被凶手打死,突然中断的声音会让那对门的老人起疑的?而且,警察查询的时候也一定会注意到这件事情!所以调音师没有死!”好像想到了什么,另一个人开口。

     “那也不会放他走啊,他戴着隐形眼镜,那男人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我猜他一定看出来了。另外血渍与涂料的味道可不一样,如果他是瞎子一定闻得出来,如果不是,那更简单了,都看见了还说个毛!所以不管他是不是瞎子,男人都不可能放过他……”

     场面一时间混乱起来了,仅仅只有十几个人观看的电影,但是十几个人全都拿出了自己独特的观点来证明那个男人到底是死是活,这样的情况实在是让格雷戈尔惊讶。

     “女士先生们。”看到场面愈加的吵闹起来,这个时候格雷戈尔只能开口大声说道:“我想这是一部需要看两次,三次的电影,我想你们需要再看一遍,不是吗?”

     “天啊!是格雷戈尔?!”

     “那是谁?”

     “见鬼,格雷戈尔都不认识,世界有名的影评人之一。”

     看到名人开口说话了,于是场面也就慢慢平静下来了。

     “我想,我们首先应该给这部优秀……不,是经典的电影掌声不是吗?”格雷戈尔看到场上不在有人吵闹了,继续开口。

     “是啊!”听到格雷戈尔的话,众人恍然大悟!然后,掌声便在放映室中响了起来,十几个人的拍手事实上掌声并不热烈。但是就这样并不热烈的掌声却让福珀还有宁昊几个人激动的跳了起来。

     “天啊,我们成功了!”在放映室门口,福珀几个人互相拥抱欢呼着。

     “快点播放下一回,我们要靠着放映次数来打响自己的名字。”这个时候宁昊展现出了未来大导演的风采,马上想到了什么开口。

     “好的。”听到宁昊的话,工作人员马上点头称是,毕竟,放映室里面有一个世界级影评人给了这部电影经典的评价,也许电影院要对这部电影的策略改变了。